晚安,2012

2012年的开始是窝在被子里好小声地跟油菜打了个电话,然后建奇提前过生日去玩的时候,在从吃饭的地方到趣玩吧的的士上看了[烧火工],这就是2012年的那个没法确切定义或者形容的开始.

例行的年度节目廖总生日的时候自己喝的有点多了,回家之后坐在楼梯间,本来想给你发个短信,然后打打删删十几遍都没发,后来才知道那时候你已经没用那个号码了.

上半年的时候无数次跟管撸在走廊上说,爱怎么怎么去吧,快点考完算了,上一本线我就很满足了.然后每次星期四理综发下来的时候都是瞄一眼就直接把卷子塞到屉子里去了,然后星期四晚上怒学半个小时的化学.

在某种程度上说高考前的那个晚上是我这一年里睡得最好的一晚上.高考第一天爸爸去送我考试的早上,那是我这一年里吹过的最舒服的风.


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分布得不太均匀而已.


所以从一个人出生开始的所有未来里, 未成年就变成了你一辈子能拥有的最大的巅峰和荣耀了么.


从那天晚上廖总莫名其妙地就喝醉了,然后自己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后来去通宵第二天上午在家里睡了一觉然后醒来头痛得要炸开了的时候,就觉得这世界应该已经开始崩坏了,2012绝对是世界末日.

在厦门的时候,第一次去海边,海水漫过脚踝的时候,就觉得不管自己做了什么经历了什么都是很值得的.

对香港的记忆里最深的就是这个城市里无处不在的冷气,这里比哪里都热,但是又比哪里都凉.

站在迪士尼的那个城堡前面的时候只觉得有电流从脚底一直传到头顶上一样,感觉整个童年或者说整个人生都圆满了.

在八月的一天骑车从南湖大道笔直地冲下去的时候,我萌生了2012年,或者说到现在为止的一辈子里最好的一个念头,不过我最后亲自看着它死去.


Overexposed是我买的第一张正版美版专辑.

iPhone应该是我买过的最快就对其失去兴趣变成一个纯粹的日常用品的东西.


十一从合肥回家的时候坐在火车上想,世界在12.21毁灭一定是真的.因为我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剩下的只有一个悬而未决的结果,如果我是这个艺术记忆线的设计者,那我一定会在最后这么留白一处,这根记忆线一定会是最畅销的经典.

到大学之后越来越没有时间静下心来想一些事或者一些问题,觉得自己在失去一些或者很多东西.


然后12月22日的太阳就照常升起了.


2012年的最后一把LOL还是赢了.

2012年听着YoungLondon开始 听着YoungLondon结束.


New is always better.所以既然世界没有完蛋,那这根记忆线就还有新的转折等着我去看,以后我会攀上更高的极大值.


晚安,被烧火工擦亮的那颗星星. 晚安,正在转向的三体舰队. 晚安,没有变成爆米花的那最后几粒玉米粒 晚安,拯救了世界的圣诞老人 晚安,在冬天去到南方的人们


晚安,2012.

下一篇 秋天的风物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