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主义和杀马特

认识一个和自己挺谈得来的女生,算是半个小清新但不落俗套,同时又占了一部分女汉子的优点的那类.疯狂迷恋自由主义,喜欢Beatles,是真正把每一张录音室专辑都反反复复听过的那种喜欢,以及Amy Winehouse的”You try to make go to rehab and I say no no no.”说到三体的时候她最喜欢的那一句”不知道在哪儿,感觉世界才广阔呢.”最喜欢人文主义色彩浓厚的电影.

看到yol叔在哪个杀马特问题下的回答,一开始是本能的排斥.毕竟自己就是那个回答中所说的带着浓厚阶级只见,带着骄傲而来的人中的一个.但是回头来想,自己又何不是站在次文化圈子的交际上,希望通过嘲笑全世界来获得关注的那些人中的一员呢?可能形式还不够夸张还不够有理而已,总归是「年少英雄」.

头段时间,跟那个朋友打电话,说到她跟合租的室友吵了一架,大致也就是室友占着电视看综艺节目,而她本来下午去买了DVD回来准备晚上看片,然后心里有点不爽,然后就嘲讽了几句,接下来的剧情也就顺风顺水,积怨已久的价值观差别爆发,接下来的事情不用多说你们也知道了.

听她说过这个事之后反而觉得这个事情变得简单了.都是年轻的,急于寻求肯定认可的人.即使在”次文化”之间的战争中,大家也不过是希望自己所在的那个圈子能在某种程度上掌握话语权而已.反而事后可能在网上骂过了黑过了,第二天回到现实中两个人毫不知情地坐在麻将桌的两遍打麻将也不可知.

有时候想,自己从能够独立思考开始就一直追求的「自由」到底是什么?有时候看到它发展成了看到秩序就要大喷特喷的「民粹主义」,有时候它变成了只要不跟我是一样的自由就是”政治错误”的「专制自由」.至于那些追求自由追求不同的文化圈之间的不理解,以至于因为话语权的集中,到了在网上一方只能默默承受另一方的大黑特黑的情况,都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问题.毕竟等我们再大一些,变成了”无聊又保守又反动的成年人”之后,又还有几个人记得当年为了自由的捞妹子,或者是我们所喷的杀马特呢?

上一篇 【睡前故事】四个关于强迫症的故事(2)
下一篇 Jesor的观影白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