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四个关于强迫症的故事(2)

自从昨天看过了凤姐的诗之后…真是感觉要组织几句话真的难,瞬间觉得自己文化层次已经比故事会还低了,但是这个故事题材其实想好很久了,一直没写,忘了当时想到的一些细节部分,坐着也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开头…所以,今天能不能完成还是随缘吧…

下面是第二个故事.

这个故事的背景跟任何一个可能读到这个故事的人所处的社会背景都差不多,普通的人,普通的城市或者乡镇,普通的国家,普通的星球,普通的星系和宇宙.他对于进食的方式有着一种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执拗,不管在什么样的场合,他都只会用两样餐具进食,筷子,以及短柄的瓷勺,材质可以不是瓷的,但形状必须是短柄勺,而不能是西方传过来的长柄的”调羹”.

这种强迫症,很显然的,在很多场合是不合时宜的,因为并不是每个西餐厅都会准备有筷子和短柄的勺,但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阻碍,每次出门吃饭的时候只要自带餐具就好了.但这种必须要有两种餐具而且只能是这两种餐具的习惯给周围的人就造成了一点困扰.就好比上一次和朋友去吃烤的略微老的肉排,大家在用刀叉慢慢吃,他则在用筷子将肉排一点点戳碎了然后夹到勺子里一口吃掉,双手握着筷子戳肉排的场面很显然也在同桌进餐的朋友头上戳了一排黑线.

至于你要问他坚持只用并且必须要用这两种餐具的原因,他能告诉你的大概就是筷子能用来吃这世界上全部,100%的食物,但不管用筷子用的多好的人,碰到易夹断的食物或者是实在是太光滑不好夹的食物类似日本豆腐和鱼丸的时候会用的比较狼狈,所以用一个可以一次舀上挺多量食物的瓷勺就可以完美解决吃饭的问题了,何必还要去把吃饭的过程复杂化呢?

他甚至自己发明了一道菜来向大家证明自己对这种进餐方法的坚持.用最嫩的鱼肉打成鱼丸,再做鱼丸的时候把一根蹄筋插在里面,世界上只有用筷子和短柄勺才吃得好的两样食物被放在了一起.每次有朋友来家里做客的时候他都要对其讲解一下这种进食方式的简单性和先进性.其自豪不亚于发明了完美解决所有邮差问题模型的数学家.

就是那么一夜之间,他所在的国家发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餐桌革命,而这场革命的口号就是要”要刀叉不要筷子!要分餐不要口水!”用筷子的异端被揪出来批斗,像麻风病人一样被隔离起来,不被允许和用刀叉的革命先锋一起吃饭.而我们的故事主人公,理所当然的,被打成他所在的那个城市里的头号反动派.那场革命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筷子以及被用于合餐制的所有餐具都在这个国家消失了,革命才渐渐趋于平静,或者说彻底成功了.

至于我们的主人公,他最后一次吃饭是在他们城市里最大的一家餐馆,那是每周末例行的和全家人的聚餐.他那一餐吃得很少,切了两块鸡肉吃了之后就没有任何胃口了.然后就在那天的晚上,他躺在自己的躺椅上,安详地去世了.如果人在即将死亡的时候会闪回很多人生的片段,那他最后肯定还是有那么一个时刻,想起了筷子和短柄勺的吧.

上一篇 2013秋季电影吐槽和短评
下一篇 自由主义和杀马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