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说

我最早认识X凝、X晨、X画、XX枫的过程其实也蛮无聊的。

夏天的热浪刚刚吹过来,抓着腿肚子上刚刚被蚊子咬的一个大包,人烦闷得睡不着,刷了能刷的所有日常,快到午夜,站在主城无所事事的时候。

[世界]X晨:「10人战宝大明宫连刷,打到剑圣,可教学,装备能看的来,通宵打,不过不分手。」


「凝」和「晨」,哪个都是我喜欢的字,一定是那种般配到类似班对一般且能长久持续下去的情侣吧。

带着当时吓死人极品装备的军爷,和白发挥着大明宫狐狸毛外观的萝莉。

玩了这么多年游戏,多多少少也算是见过一点世面。但他们两个依然是我见过最完美的游戏情缘。

X晨原来在全服数一数二的开荒团,而X凝是PvE小透明一枚。虽然他的团长明确表示了X凝如果把装备提一提可以带,但为了自己的女朋友不在团里当二等公民,他还是离开了原来的团队,自己做了野团团长。带着X凝通宵打对他来说幼稚得不能再幼稚的本,教笨的要死的路人。

在认识他们的很短时间内,这个10人副本小分队久固定了下来,X晨带着X凝打副本打攻防打jjc,他跑到她的城市去,两个人自然而然地奔现。


「想要用一瞬间的快乐,取代一生的痛苦吗?」

打25DH帮我小号拿笛子的时候一起投票最喜欢的NPC,默契的五票沙利亚。


因为师父留下的遗训,我在玩这个游戏的一开始就是没有入阵营的。中立当然是PvE的最好归宿,江湖上的各种撕逼与我无关。

XX枫拉着我在昆仑山的冰原上看风景的时候,我连恶人谷在哪其实都并不知道。

XX枫是10人副本小分队里的气纯,每次都roll我的元气装备,我当然也roll他的根骨装备,然后roll到之后仿佛得胜一般让对方求着自己交易过去。

「我带你去打攻防!点老王加恶人谷!」

等到了恶人谷,绕着窄窄的山路一直走到雪魔王遗风面前的时候,什么纯PvE玩家别入阵营的告诫我早都全忘了。

我还真的以为已经那种可以跟着他与另外半个世界为敌的这种程度的朋友了咧。


-「她居然答应了我一起出去吃饭,我应该准备几个安全套?」

-「女神答应我一起去看电影,我是不是有机会了?」

一年前自己还说如果知乎出本情感板块的合集应该很多人买,现在打开话题动态全是这种问题。只能一边皱眉一边全部点上举报。


不过转念一想,这些问题其实多正常啊。

「我评论他的朋友圈他居然没回,是不是看不惯我了?」

「他赞同了我7次居然都不关注我,什么意思?」

人总是无法完美地去揣测每一个「其他人」的用意。多了一分,少了一分,最后导致的都是天文级的谬误。


而这些谬误,更多的时候,它们是因为我们太以自我为中心而导致的。


这大概是每个作为这个地球上最高等物种的我们都会有的错觉。

似乎所有事物的发展都和「我」有着莫大的关系。

就好像在其实并不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前,我们的祖先曾经如此固执地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所有的星星都围绕着地球旋转一样。


但事实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永远都像是空头支票。看上去上面的数字即使再大,真正到了需要兑现的那天,你才会发现大多数东西都根本是海市蜃楼而已,发现后面那一长串的”0”前面,其实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数点。

但是无法量化的东西有时候就是这么令人frustrating,你以为值得自己投身的,尽全力去争取的东西,到最后变成了空气中的一抹残像。但回头再看到那自己曾经不屑一顾的,也同样因为终于耗尽了精力,转过背去默默离开了。


像是把「晚安」理解成「w a n a n」的巨大失误。


我至今记得我第一次击杀一个浩气盟玩家的场景。

我在战乱枫华谷跑任务刷声望,大轻功甩过,不小心按下tab,切到了一个红名的五毒身上。没有满级,一身蓝色的任务装。

没有那么多考虑的时间,我落在她交任务的房子的屋檐上。跳下来,还没落地,千机变已经在空中读条完成,摆出了重弩。然后我就站在那里,暴雨梨花针,蚀肌弹,蚀肌弹,天女散花,孔雀翎。

甚至于忘了开心无旁骛和鬼斧神工。

在那个过程中,她仿佛也愣住了,还没搞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傻傻地站在原地,打了三个点。

旁边一个中立的秀秀打出了#冷汗。

-「对不起,我刚刚加的阵营,就是想试试杀人,要不等下你起来我再给你杀一次吧。」

-「不用了。」


沿着木质的栈道一路盘旋而上。

「到了,你进去点王遗风,说你想加入恶人谷就行了,到时候你大轻功甩到浩气狗的头上,毒刹天绝一丢然后再小轻功回来埋点蛋天女散花,全是人头,爽得不行。」

-「世人总说黑白之界,善恶有别,可是谁又能说得清什么是黑?什么是白?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呢?」

-「我想加入恶人谷。」


直到X凝和X晨消失的头一天,我还在跟XX枫和X画在yy聊天,说下个星期的10人大明宫怎么打,我抱怨帮会那边开荒团现在替补少,周一到周五开伊玛目我没法缺席。要不就只能午夜开个教学团打晚点了。

那是距离自己拿到属于自己的第一个五甲的前两周。累得不想看到这个游戏。

以至于到了周五,我躺在床上接到X凝电话的时候,我都没有意识到前半周的10人cd根本没有打。

「我跟他分手了,我先A一阵子吧,但是等我回来的时候,你们三个一定还要在等着我。」


两年剑三,只在站在南屏山排了一次队,始终没有真正踏进过一次浩气盟。

10人小队解散之后,XX枫的头像也在一段时间之后就再也没亮起来过,直到变成了XX枫@国色天香。嗯,所以如果X凝回来他一定是第一个被揪出来批斗的对象。


我至今不知道那一对在我的认知里契合度天下第一可以一起全文背诵慕容追风和卓婉清台词的情侣分手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可能跟把一些玩游戏的主观意愿,看作了对方为自己所做的巨大付出吧。

可能把一些虚无缥缈的感情看成了人生理想一般伟大的东西吧。

与半个世界为敌。哈哈。


等了X凝一年,直到那个电话号码拨过去变成了空号,我也换了号码,才发现其实我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真是太简单了。游戏好友,yy好友加一个电话号码,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联系方式。

但是就是有这么一种错觉,直到后来我每一次在大明宫的正门口追上了试图逃跑的安禄山的时候,还是会看到一个挥着狐狸毛的花花,顶着非主流红发转转转的秀秀,骑里飞沙的猥琐道长,我死了一定是奶妈水的哈士奇,站在最后的宝箱面前,再一次拯救了世界。顺便插一句,多的五彩石给我!

即使有时候到了最后,事实就摆在你眼前,清清楚楚地告诉你地球是绕着太阳转的。但是心里还是会有一丝侥幸,寄希望于有一天也许通过另一种模型,在另一个参考系里,地球就是宇宙的中心,至少是属于我的那个视界的中心。

不是喜欢对方说什么「晚安」啊,坑爹。


晚上点进原来X晨和X凝两个人创的休闲小公会,惊奇地发现,原来的那个yy已经作废了,换成了新的短位ID,至少是略有规模的公会才有资格申请的东西。名字没变,只是人已经一个都不认识了。

有时候也会问自己,如果把自己放在他们的角度上,可以handle得了这样的东西么。

或者说,这样的东西,结束之后真的有意义么。


但有时候,你以为已经被丢掉的东西,会以一种奇异的姿态,钻出地面。

晚安。

上一篇 关于香港的一个屁
下一篇 炮台山的刀光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