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我日的知乎》序言

这是葛巾老师离开知乎的第11个月,也是知乎三大软狗中我个人觉得贡献好内容最多的winter离开知乎的第40多天。

葛巾老师离开知乎的时候,她把自己的答案打包放在了网上供大家下载。当时我在征得她同意之后,整理了答题集所有回答的问题,放在整个60多万字的答题集前面做成了一个目录,方便大家进行搜索。那是我第一次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如果有一天我也离开知乎,或者连知乎本身都不存在了,我的这些答案怎么办?」

winter的狗日的知乎project出来的时候,我尝试了一下其备份答案功能,效果并不好。

去年的三月,毫无征兆地,我用了4年的新浪微博账号无故被封。7000多条微博,几百张照片,我不仅没有了发布任何内容的权限,甚至连我自己创作的内容我也无法浏览,不可取回。

在给客服打了几十个电话表示只希望取回自己所发布的微博数据,最后还是只得到一个「无能为力」回应之后。我第一次开始真正从自己体会到,我们曾经崇拜的,觉得或许可以永不变质的计算机储存,真的比我想象的,要更不靠谱太多太多。

我不是要退出知乎,「我日的知乎」只不过是我在往知乎这篇海洋里倒入属于我的海水之余,身后的一块自留地。是在「狗日的知乎Project」无法满足我的需要的时候,亲自上马,来日……哦不是,备份我自己的答案。

我在想如何备份自己答案的时候,第一个涌上心头的想法就是《三体》冥王星上的大石头上刻字的末日人类。而我自己小学的同学录,甚至我母亲上小学时的信件,也确实仍然保存完好,即使有那么一点泛黄。

所以就有了这么一本,将由我自己手写的我个人的答题集 —《我日的知乎》。

葛巾老师离开知乎的时候,说「梁园仍好」。岂止是仍好,最新的数据是有两个知友在一天之内就涨了2800个粉

梁园内人山人海,这是知乎的黄金时代,是互联网的黄金时代。

只是我在围观这场狂欢之余,偶尔也想要回头,收拾一下自己。这大概就是我的全部初衷。

以上。可以算作是序。

上一篇 剥了你那一身狗皮
下一篇 收到一条直指内心的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