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香港的一个屁

关于香港这个问题,三大软狗之一的赵劼在知乎上有一个回答,其实说的并不多但是可能因为触到了你兔的某根神经所以被软和谐了。

他的逻辑大致是这样的。

香港97年回归,有着天然港口的优势,所以经济发展自然会很快。香港的税法里,是没有增值税消费税以及关税的,所以你可以少花17%的价格买到一台iPhone,所以这里几乎所有的进口商品都跟其原产地价格一样。而香港政府靠什么活呢?一个大方面是靠在这里就业的人所缴纳的薪俸税。另一个大方面是靠在这里居住的人缴纳的物业税,而这其中就包括了香港最重的税之一的居住税。

所以任何一个会算账的人都知道,如果香港和深圳之间没有来往限制的话,在居住就业相关税费更低的深圳就业居住,然后到没有消费税增值税关税的香港去消费,是最划算的。香港就那么一小块地方,消费需求这么旺盛就会建越来越多的商场和景点。住房用地、包括办公用的写字楼和工厂就会变少,房价越来越贵,就业越来越难,更不用说高额的税费成本。而你兔现在还要把香港人仅有的普选权给拿走。他们是下等人吗?他们是傻逼吗?

关于过激行为我不评价了。但是这种矛盾根本不仅存在于香港和大陆。北京和上海难道不是一样的么?在当地购房缴税的居民,凭什么要跟外地人挤他们交的税修的公共设施?还有人说等上海自贸区建好就没人去香港了,估计上海人已经哭晕在厕所了。这个矛盾在任何一个城市都存在,城市人缴了更多的税,但是仍然挡不住周边农村人靠征收反而拿了他们的钱来跟他们抢公共设施抢居住空间。

国内的阶级矛盾是要永远紧绷的。中国大陆人心里必须要有一个假想敌,这个假想敌可以是美帝,日帝甚至日系车主,可以是香港人,以后也可以是上海人,北京人,所谓走资派。但是假想敌永远需要矛盾去竖立。

所以这个矛盾是谁导致的?不说了。

你兔威武。最后祝你,身体健康。再见。

上一篇 羊肉串和凉粉
下一篇 地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