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被苹果阉掉的少年们默哀3分钟

题图 via fengo


昨天,一加发布了自己的新ROM,氢OS。作为一个进入触屏机时代之后就几乎只用过 iPhone 的用户来说,第一眼看到 Material Design 以这种形式呈现到我的眼前的时候,它对于色彩和图形的运用,仍然让被这样一个对设计的「纯净度」有着无上追求的苹果控制多年的我感到一阵肝颤。

题图是一个朋友拍的自己日常携带物品的一个 “the package” 。这个东西最早四五年前就开始在国内有了吧。那时候自诩很「潮」的少年们,用一张拍着自己每天带在身上的东西阐述自己对设计和美学的一点偏执。(虽然在我看来现代所谓的「潮」是跟审美和设计完全不沾边的。)

现代的「潮人」们,不断地强调自由而反对的精神,而包括我个人在内,转过身去又膜拜起了在设计上其实非常左倾,并且带着一种禁欲气息的,对白色有着异于常人偏执的苹果产品。我相信最早发明「潮」的人若是知道了,可能要跳出来,指着我们的鼻子骂,「你们这些人,难道也配潮?」。

其实想起来这真是太可悲了,在十几岁的年纪里,染上了对设计的洁癖。我们终于被划在了那一个个的圆角矩形里,被关在了纯白的包装盒里,被圈在了一个集成了听筒、光线感应器和距离感应器的小孔里,思来想去换了Smartisan T1的自己被圈在了那些被拟物化的、本身的颜色被变暗变灰的重绘图标里。

视频:机核5周年

前几天看到机核的五周年视频,作为一个菜鸡玩家,我也承认自己有那么一个时刻确实被打动了。虽然这本身似乎也是一种stereotype,但我仍然觉得那种对色彩和图形使用更随意的美,对那些所谓的「垃圾」、「毒素」也更多地take,才是我更想体验的那种心路历程。

想想现在少有还能不太受苹果这种「禁欲系」设计风格所影响的东西,游戏确实是其中之一。我们至少还可以开着车,举着枪,不是 “A truly great product, is ultimately defined by…” ,而是 “f**k” 、”nigger” 、”tool” 然后疯狂地射击。这至少跟我心中的青少年形象要更接近一点。

我又想起了那个yol叔在「杀马特」亚文化是如何形成的? 这个问题下的回答了。不是说我觉得「杀马特」应该是所有年轻人都成为的状态,而是我不希望,本应你我都不同并且还互相看不惯的思春期,变成了膜拜商标的大行军,变成了价格导向第一的功利主义军备竞赛。

昨天A股市场的一波震荡让朋友圈一片哀鸿遍野,这是一幅多么和谐又美好的景象啊,简直是中国梦的伟大胜利。蓬勃而有朝气的年轻人们像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杀入资本市场,玩着金钱游戏,随着点数一起或欢呼或沮丧,时尚时尚最时尚。

用着iPhone,吃着保健食品、盯着股票,一张嘴,满口的「体脂」、「仓位」、「收益率」。经过了十几年的奋斗,成了新世界的主人,终于在拥挤着向前的人潮中,找到了一丝温暖。终于有一天,在那些纯白的手机和里面那一个个圆角矩形的陪伴下,变成了政治最正确的成年人。

这可能就是包括我自己在内的这一代人最真实的状态了,只不过到了现在,在这个已经没法再回头的年龄,我还是想最后,为以这种状态一路过来的我们,最后默哀三分钟。

上一篇 创建者序
下一篇 我的首页还是知乎管理员的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