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当Apple ID被盗之后,我才意识到所谓的『互联网时代』离我们实际有多远。」

12月2日晚上7点,我刚刚结束了和Apple Support人员的通话,呆坐在电脑前。距离上午10点我在app store尝试购买app失败,进而发现自己的Apple ID已经被锁定,并且重设密码功能也被锁定8小时,已经过去了9个小时。

我脑子里只有一个画面,就是题图里Steve Jobs在介绍第一代iPhone的时候,用的一个这样的手势,来表达iPhone如何自动接管你的所有数据。

时间回到早上10点,发现自己Apple ID进入密码重设流程之后,我第一时间联系Apple Support,被告知有人通过Apple Support帮助的方式,通过我的一个安全问题答案(我至今不知道在电话里如何验证安全问题答案),以及Apple Support人员发送到一台被盗的iPhone 6(丢失模式)的设备验证码,重设了我的Apple ID。

阻止这次重设的流程倒是不复杂,验证我手上的两部在线的iOS设备,没有验证我的任何密码和安全问题,Apple ID的密码重设被取消了。

但在Apple ID进入盗取者申诉所取得的密码重设流程之前,我的Apple ID的密码重设功能和账户本身已经被锁定。需要等待8小时才能进行解锁。而最可笑的是,在这8个小时的本身应该用以让账户所有人来对自己账户进行「抢救」的时间内,无论你能够提供哪些信息,任何人,包括我自己,Apple Support工作人员,或者是Tim Cook,都不能对我的账户进行任何操作。

而8小时之后的晚上6点,当我又马上接收到「密码重设」功能再次被锁定8小时的通知邮件之后,我有点慌了。这个知道我Apple ID邮箱的人很可能在不断尝试密码重设,9次失败之后就会自动锁定8小时。

联系Apple Support的结果是,他们无法对账户做任何事情,我只能等待8小时,然后比那个恶意盗号者更快地,自行解锁账户,更换账户主邮箱。而且这是阻止这个仅仅需要知道我Apple ID邮箱的恶意盗号者继续尝试我的安全问题并锁定我的「密码重设」功能的唯一途径。

我背上开始有冷汗了,因为我很清楚,在某个地方,正在尝试套出我安全问题答案的,很可能是一个机器,一个被设置好了,每8个小时就自动进行这样的尝试的程序。而我的操作,很可能永远也不能比它快,所以我的账户可能会永远处于被锁定的状态。

而一旦其套出了我的安全问题的答案,成功重设我的密码,盗取我的账户,我的银行卡可能被盗刷,我的所有的Steve Jobs引以为傲的被iPhone接管的数据,巨量的隐私,都会被完全暴露在一个黑色产业从业者手中。


晚上八点,最后一次结束和Apple Support工作人员的通话,我需要在凌晨2:40,8小时的锁定时间后,抢先对账户进行设置。我坐在床上,开始思考,如果我的隐私泄露,iCloud数据取回,有哪些重要信息会被窃取,哪些数据的做了本地备份。Apple ID无法使用,隐私可能被窃取的风险,让我仿佛全身被抽空了。

在那么一个时间点,我一点都不想去碰我的PC、iPad、iPhone,只能开始用iPod这个跟「互联网」这个词几乎没有关系的设备开始听歌,消磨这6个小时的等待。

这大概是我在过去7年的时间里,距离「互联网」最遥远的6个小时。


可能是祈祷产生了效果,那个盗号者似乎并不是一个不用睡觉的机器,所以不用睡觉的我在凌晨2:51,夺回了我的Apple ID,更改了所有安全信息,并且申请开启两步验证。

而这样的,差点完全摧毁了我线上生活的一天,我从头到尾,所做错的事情,仅仅是一台iPhone被盗,使用了一个不太安全的「安全问题」,以及没有积极地去开启两步验证。而我还是一个比很多Apple Support工作人员都要更了解iOS产品的重度用户。

「互联网时代」离我们很近,近到它一旦出问题,对我们的几乎已经完全在线上的生活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互联网时代」又离我们很远,远到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人、没有企业,能保证线上的东西有足够的安全性。


所以,对于Apple ID的安全,我有几个建议:

1.使用一个冷门的,不用以通讯的,不用以其他账户注册的邮箱来进行Apple ID的注册。因为如果有人知道了你的Apple ID邮箱,他就可以通过密码重设,输错9次验证信息,锁定你的Apple ID,仅仅需要知道邮箱。

2.然后把这个邮箱的邮件接入到你的常用邮箱进行代收信,以及时收到苹果发送的相关安全邮件。

3..一定要开启两步验证。因为如果不开,一旦你的Apple ID密码被盗,那在被盗的一瞬间,这个Apple ID的主邮箱就可以被更改,用户名被改了,Apple ID几乎不可能取回了。

4.收到苹果的邮件,一定要注意查看发件人地址是不是apple.com。更不要随便把自己的Apple ID相关信息泄露给他人。当然考虑到国内还有一大批小白,使用的购机商家的Apple ID,这些基本的东西,其实也意义不太大,属于基本安全意识的范畴。


以上。

上一篇 《The Martian》:On your face, Neil Armstrong.
下一篇 作为 fan 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