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知乎 001丨刻奇(Kitsch)是什么?如何克服刻奇?

最近有两个,其实两三年前我就在知乎看到,并且当时的印象就很深的答案,再次刷上我的知乎 Timeline 。

有趣的是,对于这两个问题,我甚至都不用点开来看当年自己看到的答案,光是问题本身,就足以让我感慨万千了。并且有很多想说的话了。

我发现,有很多曾经读过的答案,可能我在今天对其已经有了足以成文的感受,想要跟大家分享。以及更多的,在知乎上学到的知识和道理,我是怎么把他们在生活中实践的。**

所以,在这里开一个系列文章:回望知乎。

我会选我曾经读过的答案,在一个不短的时间跨度(通常以年计)之后,再来聊聊这个话题。

以上,可以算作是一点小小的说明。


独立和自由是属于勇敢者的。唯有那些敢于把自己解剖的血淋淋的给自己看的人,才能获得独立和自由。那些廉价的眼泪,易得的感动,只是弱者证明自己活过的安慰剂。

—— yilin wang ,军训时受到严苛的训练,结束时所有人却抱着教官痛哭流涕,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


四年前的差不多这个时候,早个几天,我高考结束后的第三天。

一群刚刚结束高考的动物,在经历了几乎是连续两天的狂欢之后,睡眼朦胧,但还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去送一个插班到我们班来读书的西藏同学。(本来西藏同学应该是在西藏班,成绩顶尖的少数,依个人意愿,就会插入普通班来学习。)

西藏的同学是学校统一安排大巴送到长沙火车站,然后踏上去西藏的火车的。但我们这种民间组织的活动,当然是蹭不上学校的车的。

连座位都没有绿皮火车,需要两个半小时的车程,才能到长沙火车站。摇摇晃晃,混合着刺鼻的气味,再加上头两天摄入的酒精似乎还没有完全代谢掉,我几乎已经要吐出来。

到长沙之后,就在火车站边的快餐厅吃饭,吃过饭了,西藏同学却还没来,加上燥热的天气,大家先行解散,自由活动一下午。

然后我和另一个同学就在火车站旁边的电脑城逛了半下午,一身的疲惫夹杂着睡意,实在走不动之后,又找了一个快餐厅点了杯饮料,一直坐到下午五点多。

学校用来送西藏同学的大巴终于来了,有差不多 10 分钟的时间吧,跟每个人拥抱一下,拿来了一条学校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哈达」(其实就是一个跟绸子红领巾差不多材质的白布。),给你系上,然后进火车站去了。

学校的老师人还是很好的,主动提出让我们坐空空的大巴一起回去。

一坐上大巴,同学们还聚集在车厢的后部玩着游戏,但我实在撑不住了,塞上耳机,头一歪就睡着了。


二  

那 10 分钟,几乎所有的人都,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只有我站在旁边,浑身的无所适从。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和那个西藏同学拥抱了一秒钟。


可能有人会说,又没人逼着你去?你自己要去,现在又在这里屁话?

但这就是群体感情所可怕的地方。你为了保持自己在一个群体里的「存在感」,而不得不戴上和大家一样的感情面具。

如果你不这么做,你就可能被群体所疏远,你就可能被排除在外。

而且这种情感,不仅会被群体中的大部分所控制。还可能被「政治正确」所控制。

去送一个朝夕相处三年的同学回远方的家,这样的事情,你居然敢拒绝?

这样的事情,可能即使一个群体里大多数都不愿意做,依附在「政治正确」之上,你也不可能不去做。

所以,刻奇所最恐怖的地方,就是,这种群体的力量,往往可以让表面上的「自由」,变成「不自由」。而且,很多时候,你甚至自己都相信,你真的是这么感觉的,你真的是这么感受的。


如果有需要,我在那天回家之后,还完全可以写一篇催人泪下的「送后感」。


所以,如何克服刻奇?

再今天这样一个社会环境之下,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培养自己抵抗孤独的能力。

今天的群体情绪,你要拒绝起来,对你生存的威胁是非常小的。就像我之前举得那个例子,你不去,大不了就是不再融入一个圈子,而事实往往是,靠刻奇情绪所维系的圈子,是没有寿命的。

所以到今天,高中班上的那些同学,连出来聚一餐饭,都难以聚齐了。

另外,在很多的地方找归属,但是又不把这种归属看得那么重要。


你是知乎 er,知乎 er 这个群体也有刻奇。相信我,有相当一部分知乎 er,坐着火车,跋山涉水去参加今年的盐 club,就是因为受了知乎上的刻奇影响。

「我是一个知乎 er 啊,怎么能不去盐 club 呢?」

但同样的展会内容,如果是 QQ 空间主办,可能即使就在他的同城,他都不一定会买票去看。


所以一定要时刻想着,你是知乎 er ,但又不完全是知乎 er ,你还是豆瓣 er,果壳 er,主机玩家,死宅……


其实我特别感谢这个答案的存在,两年前,我看到了这个问题,看到了这个问题之下的好答案。然后开始训练自己,让自己开始克服群体情绪,听自己的声音。

今天的我,在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已经有完全的自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比如因为跟大学同学没多少没感情,所以毕业相关的活动我不需要参加。

今天我刚刚忽略了学院的毕业晚会,去一个人吃海底捞。

有重要的朋友来往于我身边的车站、机场,我会去接,会去送。

而当我往来于合肥、北京、岳阳、长沙,大部分时候,也都不需要一个人从车站出来,拖着行李去找公共交通。


毕竟,这是一个自由的世界,至少我们把这件事秉做真理:

真实地表达你的心情和感受,是每个人的自由。


以上。

上一篇 整天「白左」,你们以为中国缺「黄左」吗?
下一篇 为什么有质量的创作一定是面向小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