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天「白左」,你们以为中国缺「黄左」吗?

首先,我想陈述三句话,大家自己衡量一下,看到这三句话,自己心里的第一反应是怎样的。

1. 基督徒 比 穆斯林 素质更高。

2. 日本人 比 中国人 素质更高。

3. 北京人 比 河南人 素质更高。


第一句话,在今天的中国,不会有多少人反驳。甚至把这句话说得更夸张,更极端一点,也不会有人反驳。你看看中文互联网世界的舆论中,对穆斯林的这一片喊打喊杀声,应该就懂了。

第二句话,在今天的中国,会产生争议。好比在知乎的舆论氛围下,这句话往往就是一句偏正确的话。但在微博,认为其正确和认为其错误的人们会开始互相争吵。而在某职高学生的 QQ 空间,可能认为其错误的人就会很多。

第三句话,在今天的中国,是绝对的政治错误。基本无论放到哪里,发表这样言论的人都一定会被骂。


我们先来讨论一下,这三句话,到底是对是错。

其实关于「群体炮」、「地域黑」、「偏见与歧视」的所有问题,我觉得 Andy Lee 在他的这篇专栏:《偏好∙偏见∙歧视》 之中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

有偏见,偏见发展成了 stereotype ,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也是基本无害的一件事。而且,偏见的形成往往是有一定的依据的,往往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反映事实。

亚洲人不会开车,犹太人极度小气,金发的女生很蠢,这都是美国舆论中流行的 stereotype ,而这些 stereotype ,往往已经被广泛地用在各种喜剧环境之中,大家都能坦然地把这些东西当做玩笑了。


我们再回到最开始的这三句话来,上面这三句话是偏见吗?是的。他们有一定的依据吗?有。

(如果我们把群体中的每个个体的素质用一个值来衡量,再平均一下,用来定义「XX人素质怎么样」这个概念。)

基督教比伊斯兰教,世俗化的程度要高太多了,所以包容性要强太多。甚至你发现反对 LGBT 是写在基督教教义里的东西,现在欧美的很多基督徒都已经可以坦然地接受 LGBT 了。所以说基督徒整体上的素质要比穆斯林高是有道理的。

日本人比中国人素质高,也是显而易见的,从知乎上「日本发达在哪里?」问题之下的各种答案就很容易得到直观的结论。日本比中国,经济领先那么多,文化领先那么年,普罗大众的受教育程度要高出那么多,整体「素质」更高也当然有道理。

北京人比河南人素质高,跟日本人和中国人的对比是一样的道理,只不过这两者之间,差距并没有那么大,所以你还比较难以直观地去感受到这个问题。但你把经济、文化、受教育程度,变成指标,再反推到「素质」上,也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

中国人自己的话是怎么说的?「穷山恶水出刁民。」


所以按照知乎上各位的逻辑,把反驳第三句话的中国人,都称为「黄左」,大概不过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性质几乎一样的三句话,在中国的舆论环境里,会受到不同的待遇?

原因还是舆论与宣传。

我们从小到大,所受的教育都是民族大团结,国家大团结,怎么能把一个国家里的两个省级行政区放到一杆秤对立的两面去呢?

国家一直有意于将底层的人民,树立成好的形象,善良的形象,底层的人,默默付出,为你们这些中层的,上层的城市居民,创造了这么美好的环境。

再想想,我们从小到大读的模范作文,都在强调「农村是夜不闭户的美好乌托邦。」,「城市是毫无人情味的冰冷牢笼。」。

所以在各项数据上都更优越的北京,是建立在河北河南的牺牲上的。北京人是天然对河北人、河南人负有原罪的。你怎么还能「黑」他们呢?

尽管你甚至没有「歧视」他们,只不过抒发了一下自己的「偏见」。


最后我们来聊聊,政治上的左和右,我们要如何站队。

首先我觉得,大家应该要搞清楚,在这件事情中,左派也好,右派也好,到底是在为什么东西站队。

左派,讲的是一个政治理想,自由、平等,每个人身上都不应该带有标签,而是被单纯地当做一张白纸来看。现代法制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不能搞连坐株连。至于无害的一些特异性,社会应该尽可能地去包容一切,LGBT 应该被包容,穆斯林的生活习惯也是一样。

其实整个现代文明社会,就是建立在左派的思想上的。而文艺复兴,工业革命,都是左派思想的成功。

右派,更多的讲的是一个实际利益。恐怖袭击的犯罪分子里,大部分都是穆斯林,所以如果我们给穆斯林这个群体打上一个劣等标签,对他们实行一些无差别的政策,牺牲掉一些并没有违法犯罪的穆斯林,就有效地减少一些因为恐怖袭击而造成的损失。

左派是整个世界,现代文明,通行的政治正确。西方的「白左」不能对穆斯林整体开炮、中国的「黄左」不能对河南人整体开炮。

但私底下,大家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做着很「右派」的事情。很多白人看到穆斯林、黑人的时候,往往先竖起寒毛,再尽量敬而远之。北京人,买房子的时候,也要远离城中村,远离那些「外来人口聚居地」;地铁上,挤上来一个操着外来口音的人,还是会想办法往反方向挤挤,宁愿靠在一个本地人的旁边。

而很少有人意识到,其实说他们「不好」只是偏见,而在行动上差别对待,才是真正实实在在的「歧视」。


所以我是怎么看这件事的,我在这个答案里面,已经说过了。

无论走哪条路,从今天看来,我们的文明,真的可能已经岌岌可危了。

一旦我们在政治上,把左派的思想打破。政治是只讲性质,不讲剂量的。我们可以灭绝穆斯林,来换取一些在恐怖袭击中牺牲的人。

但接下来,如果驱逐河南人,可以换来北京盗窃案发生率降低几个百分点,你觉得北京人会这么干吗?世界已有先例,右派将给我们带来救赎与荣光。


其实这些东西,真的不是我们的态度能够决定的。

当世界受穆斯林威胁,真正到一定的程度,右翼的势力,甚至是法西斯主义,是 100% 一定会滋生的。真的不需要中国人来操这个心,欧洲是法西斯主义的发源地。

如果这样的威胁继续扩大,灭绝穆斯林,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不要看现在的恐怖袭击、难民潮,看似给西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那不过是被新闻媒体放大过后的结果。

事实上穆斯林所造成的代价和威胁,远没有我们生活中常见的一些意外大。

但如果真的继续发展,等人类真的走到了那一部,穆斯林之后,当我们真正尝到了「右」的甜头,下一个被牺牲的又是谁?


很多人,看了几本《三体》,开始拿维德的那句「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当人生箴言。

殊不知,《三体》从头到尾,就从来没有崇尚过社会达尔文主义。而是希望我们可以思考,在危机来临的时候,我们如何保留我们人性,如何保留我们「文明的尊严」。

这种尊严,是比个体的生命还重要的东西。

否则,即使世界末日来临,还有蟑螂可以生存。而丢掉了「文明的尊严」的人类,和蟑螂又有什么区别?


以上。

上一篇 Seriously,肏您妈。
下一篇 回望知乎 001丨刻奇(Kitsch)是什么?如何克服刻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