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Siri, is this the right way to use iPhone?

在各种硬件发布会和 WWDC 的 Demo 里,以及各种广告里,Apple 一直都试图在展示一种「使用 Apple 产品的正确姿势」。这个东西在《Modern Family》S06E16 到达了一个高潮。

消费者会被这种东西影响吗?

答案绝对是肯定的。


iMessage 刚刚推出的时候,我在每一次发短信之前,都会等1分钟,等 iPhone 去检测这个号码是不是 iMessage接收地址。一旦确认了对方使用 iMessage 之后,我就几乎不会再给其发微信,尽管 iMessage 慢、不能发语音和微信表情。

去年我用着 iPhone 6 ,现在我用着 iPhone 6s ,尽管这两代手机之间被人们诟病没有差别,但对我来说两者的使用方式截然不同。

早上起来,我的第一件事不是找手机,而是伸手打开床头蓝牙音箱的电源,自动配对之后,我用 Hey, Siri 唤醒手机,语音控制其播放音乐或者播客。因为 iPhone 6s 可以在不插电源的情况下使用 Hey, Siri 功能。

呼出多任务界面,自然是用 3D Touch 重压屏幕边缘来唤醒。尽管这个功能和「减弱视觉效果」(Reduce Motion) 相冲突(秒拍视频),但我还是选择了把更新的功能放在更高的优先级上。


在外面付款的时候,尽管有时候我就在微信 App 内,我也选择 Home 键回到主界面,然后重压微信图标,再进入「收付款」。而不是选择「我」,再进入「钱包」,再进入「收款」。对 3D Touch 有意识的使用让我已经对这种操作产生了思维定势。

iOS 8 开始的 Hand Off,想看书的时候就经常先在 iPhone 上打开 iBooks 然后再找 iPad,用 Hand Off 直接打开。


这个东西自然是需要学习成本的,但经过了尝试之后,我们真的能像 Apple 理想的那样使用 Apple 产品吗?

答案其实是否定的。


清晨起来,我使用英文 Siri,无法命令其播放中文歌曲和播客。使用中文会出现同样的情况,对于听英文歌曲更多的我,是更恐怖的噩梦。而像「IT公论」这样名称的播客,永远无法用 Siri 命令播放。

Reminders 里面永远只有一天两次的吃维生素和呼吸峰值测试提醒。而测完呼吸峰值和吃药之后,我也经常忘记把数据记录到 Health 里面。

太多的歌曲 Apple Music 里并没有,要拿 iPod 听,用 iCloud 音乐库上传了一部分,但仍然是九牛一毛。

尝试着用 iOS 自带的 Notes ,但网页版开启太慢,又容易崩溃,每次打开要下载字体。最后的结果就是便签零散地分布在「锤子便签」、”Evernote” 和 “Notes” 里。


所以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首先这当然是在苹果的生态变得越来越复杂,功能越来越多的今天,了解你设备的一种很好的方式。比起传统的说明书,《Modern Family》这样长达 20 多分钟的详细介绍肯定要更加「有意思」。

但一个事实就是,银幕里的苹果,永远只会是一种假象。就好像 Google 头两年的年度视频里大家都在用 gooogle+ 一样。尽管我们都说,原生的体验,第一方的体验一定是最好的,但事实就是第一方的东西,很多都并不那么好用,或者你并不需要。


后来大概明白了对于这个东西应该有的态度:学习,但不强求。

因为成为一个「模范消费者」,其实并不是什么很好的事情。需要用外部的商业消费品去驱动生活的人,其实很 lame 。

其实我本身就是个 lame 的人。

以上。

上一篇 距离以一颗观月的心
下一篇 「方言的日渐式微,证明了互联网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