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碰虚拟现实的中二心情

其实对 Vocaloid 圈转路人,算起来也已经两三年了。从刚进大一的时候,每周都会去听週刊 Vocaloid 上的新曲,iPod 里播放的 80% 都是 Vocaloid 歌曲。然后被大量类似曲风的歌,类似的 PV 彻底恶心到,开始几乎不关注 Vocaloid。

但是初音演唱会开到门口来了,虽然在北展剧场我从一开始就能意识到效果肯定不会很好,虽然 680 起步的票价,显然不能说便宜,还是买了票准备去看。然后又突然有一个契机,主办方联系过来有一个邀请的名额,就这样拿到了一张前排的赠票。

下午的场贩,排了一个多小时队,结果连应援棒都没有买到,就随便买了点便宜的周边和两个通常品粘土。「不过也刚好没有提前研究曲目和打 call 方式,就坐在旁边安安静静看吧。」这么安慰着自己去吃饭然后进场。


之前听了 Lawrence Li 对虚拟现实的一套论述,开始意识到这件事:

虚拟现实的体验,跟设备与技术其实并不相关,或者只是很弱地相关。看电影能获得很好的虚拟现实体验,玩游戏能获得很好的虚拟现实体验,读书,仅仅通过抽象符号的认知,同样能获得很好的虚拟现实体验。

而追偶像,当然也包括虚拟偶像,自然更是一种虚拟现实体验了。

这种御宅向活动现场,如果你拿着摄像机过来拍每一个人,然后发到网上,大概很容易引来一堆「死宅真恶心」、「肥宅果然都是 loser 啊」这样的评论,虽然他们说的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事实。

但如果不先让自己成为 loser,又怎么能获得好的虚拟现实体验呢?


在麦当劳吃饭的时候,周围好几个人在捧着 psv / 3ds 玩《Project Diva (Mirai)》,想了下,好像 3ds 其实就在背包里,只是好久没打开了,而《Project Mirai》其实也买了,都没有全曲通关就丢在盒子里吃灰了。

拿出来玩了一下,发现最近用太多 Elite 手柄,已经完全习惯不了 3ds 与之相反的键位设置了。

排队进场的时候,前面后面都是从外地专程过来看演唱会的学生,一边讨论买到了哪些场限,一边说着北京场和上海场的曲目差别。

「北京场居然没有『消失』!我的入坑作啊啊啊啊啊啊&&」

差不多是这样的感叹。


在前三排的座位,还好是在靠边的位置,如果在中间,连应援棒都没有,总会更加怪怪的吧。


《ワールドイズマイン》

都不记得上次听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是什么时候了。一直在盯着看台上全息投影的效果。

《深海少女》

大一的时候,还沉迷于 MikuFlick 那个 iOS 上的手游。《深海少女》是纠结全 Combo 最久的一首歌之一了。

《愛言葉》

第一张放进 iPod 里的 Vocaloid 录音室专辑就是 Deco*27 的。高中的时候循环了很长时间。

《炉心融解》

把小提琴彻底搁置之前,在 niconico 上看到演奏视频,然后就成了我花时间去练过的最后一首曲子。

《Last Night, Good Night》

排队的时候,听到前面的人在说,我也想了一下自己的「入坑作」,似乎想不起来就放弃了。

等《Last Night, Good Night》的前奏响起来的时候,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下来了,回来在电脑里找到这首歌,还是那个,修改于 2009 年的文件。

《1 2 fan club》

周二的早上,就算迟到也要先看完「週刊 Vocaloid」再去上课,在大学刚开学没多久的时候,每次听完这首歌都要按回去再听一遍。

《Tell Your World》

最早听到这首歌是在 Chrome 的广告里,因为这首,我从对 Vocaloid 比较感兴趣,变成了会去听每周的新曲的爱好者。

《歌に形はないけれど》

encore 的最后一首歌,一下脑子里就全是高三暑假,在海边循环这首歌的情景了。


从剧场出来的路上,因为只穿了一件薄外套,被北京的风吹着有点冷。我一直在想,自己的心情,跟 5 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是因为我变成了那种,拿着赠票到前排去,可以心安理得地不应援的人了吗?

是因为我变得更多地因为以消费主义的导向去「宅」,买了游戏却不玩,柜子里全是没拆封的手办和其他周边的人吗?

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不再那么「中二」了,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可以很容易地沉入进虚拟现实的体验了。

我不需要省吃俭用两三个月去买一个手办,不需要坐几个小时的火车飞机去看一场演唱会,仪式感被消磨殆尽。

那种第一次触摸到「虚拟现实」所处的世界时的中二心情,被慢慢冲淡了。

变成了无聊又反动的成年人。


其实还是很羡慕的,如果在这么长久的时间里,都能保持着对初音也好,整个 Vocaloid 也好的热爱。虽然刚刚在一篇文章里把 Vocaloid 写得已经药丸了。

当再次听到之前听过很多遍的歌,第一次看到全息投影的初音,回来的路上玩了一路《Project Mirai》,还是会发现,只要一转身,所有的东西就都还在那里。

回来翻出 iPod 充上电,之前听过的歌单还好好地躺在里面。

那个可以用来让你逃避掉现实的世界,又一下全部涌上来。

也许之后这种感觉会继续被现实的日常翻过去,但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愿意转过身来,再回味一次,触碰虚拟现实的中二心情。

这种心情,最高です。

上一篇 保存信息与保存心情
下一篇 最新消息:知乎大威定义了,世俗的就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