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所留

好像是高二进高三那个短暂暑假的最后几天,作业没有动多少,因为「教育局下了『禁补令』,假期会顺延至八月底」的消息正在 QQ 群、贴吧里传得沸沸扬扬,小A的舅舅、小B的叔叔,分别带来了不同的一手消息,你方唱罢我登场,和燥热的天气一起,扰的人心烦意乱。

晚上,蒙在空调被里,头顶有汗珠渗出,盯着那个 3.0 寸,还不及初代 iPhone 大的 MP4 ,看《秒速五厘米》。

等《One More Time,One More Chance》唱完,蒙在被子里一个多小时的头得以重见天日,头发被汗水浸得有点发潮,躺在床上,睡意全无,盯着天花板,一片空白,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的声音。

-

横穿明治神宫,在西边出口几乎没有游客的御手洗洗完手,又在门口的售货机,买了一罐咖啡和一罐奶茶。一仰脖子,一口气把咖啡全部喝光,铁罐子冰凉的感觉,在手掌的体温之下,迅速地退却下去。

从参宫桥车站,沿着小田急小田原线,一直往南走,天阴着,但算不上多凉。下午四点的时间,身边时不时超过去一对骑着脚踏车的母女。

第二个踏切口,但路边的杆子上写的是踏切口 3 ,不过视野里的景物还是很自然地跟记忆对上了。等隔离杆抬起来,慢慢穿过铁路,走到另一侧,再回头看这一边。

虽然穿过了铁路,却没注意,自己还在隔离杆之内,等隔离杆再次放下,才发现被挡在了踏切口内,犹豫了一下,蹲下来从隔离杆下面,一下钻过去。

来回横穿了两次,最后一次又是一对母女,骑着脚踏车横穿这里。一起过去之后,我还在回头看电车,他们好奇地看了看我,骑走了。这时候,才想起来,好像应该拍照。举起手机随便拍了一张。后来才发现,好像跟动画里最后飞驰而过的电车,是一样的车。


其实知道 μ’s ,是因为一个有点奇怪的契机。两年前世界杯激战正酣的夏天,却因为无所事事的小学期呆在学校,期末考试已经结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任务。每天晚上买半个西瓜,再嗑上瓜子和毛豆,吃得昏天黑地。

正好是 SIF 手游国服公测的时候,再加上白天的无所事事,就开始打 SIF ,补动画。

某一天,看完世界杯比赛已经是凌晨,空调咝咝地吐着冷气,找了件外套罩着,然后坐在床上打活动,国服第一期的睡衣鸟。体力打完,仍然没有睡意,倒是觉得越来越冷了,又爬下床,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打开电脑继续看动画。

等看完唱《Snow halation》那一集,眼眶有一点湿润,才发现,其实窗户外面的天空,已经带着一点点淡蓝色亮起来了。

-

坐千代田线去秋叶原,在汤岛下车,出站,一直往南。然后发现可以先去神田明神。

买了个鲷鱼烧,边走边吃,然后发现好像走进了一条死路,有点犹豫地走走停停。就在已经准备从另一边出去,老老实实找大门的时候,转个弯,两排楼梯突然就出现在眼前了。

并不难爬的几节阶梯,上去之后看到巨大的「神田祭×LoveLive」海报。

-「没赶上 Final LoveLive,ごめんね。」,在心里默默地说。


其实在曾经还要更在意这个事情的时候,在心里演练了好多次,终于来到「圣地」之后的心情,甚至把应该要听的 bgm 都选好了。

毕竟我们的梦就是由这些东西构筑而成的啊,这就是让梦照进现实的方法吧。


只不过这件事很快就被污名化,且变得有点羞耻了。

还记得被鹿晗抱过的那个邮筒吗?亦或者每一个去看演唱会,随着歌声挥动荧光棒的饭。


但无论如何,都还是拒绝不了自己心中的一点想往。

因为这个世界的一切浪漫,都源于把遥不可及的梦,和现实至少稍微地链接起来。

所以我们都还会本能地排斥「圣地巡礼」这种带着浓厚萌二气息的词语,但你会发现,其实很多时候,虚拟世界的创造者,给你留这么一个「入口」意义,就是为了让你有一天,站在那个现实和虚拟的交汇处,也许能再拾起以前留下的一点点东西。


已经记不清,是在哪里读到「上野的樱花又开了。」这句话,只记得好像在老师正在讲细胞结构的时候偷偷把那本杂志夹在教材里看,然后被一把抽出来,尴尬地站在全班同学面前,回答植物细胞和动物细胞的区别。

站在上野公园的门口,只可惜不是樱花的季节。


在浅草寺的时候,想起苦来说过的,为什么浅草读作 “Asakusa” ,而浅草寺却是 “Senso-ji” 。

站在香炉旁边往自己身上使劲扇了扇,然后在以签文以「凶」居多的浅草寺签文里,抽了一个「吉」,似乎沾到了一点手寅的好运。


在东京塔最高的观景台上,靠着玻璃看东京的夜。旁边有情侣在拍照,还有人双手合十在许愿。理所当然的,身处高处就是要许愿的吧,但是闭了一下眼,不知道该默念些什么。不知道是对现在太过满意,没什么可期望的,还是对未来太过悲观,觉得无论许什么都不能实现。

在索尼大厦给姨夫续了一秒之后,想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喝杯咖啡。却纯属巧合地,闯入了小野二郎的寿司店,站在门口目瞪口呆了一会儿,又好像怕被看到一样落荒而逃。


毕竟是快要6月的时节了,太阳有点刺眼,晒在额头上有点发烫。

走进天空树的阴影下,倒了一点冰水在刚买的龙猫主题的手帕上,轻轻搭在后颈上。背后一阵风吹来,突然感觉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你追啊追,怀着期待的心情,更多的时候,还有一点紧张和压力。

你所期待了很多情形,心跳加速地,热泪盈眶地,戴着耳机,有着特殊意义的光涌入眼睛,回忆一下全部冲上心头。

真的有太多次,回头看过去,除了风吹过所摇下的一地碎光外,什么都没有。


等到真的到了那个瞬间,又平静地不合理了。

记忆里埋下的种子,在这种时候,缓缓钻出地面。

有所留了。

-

2016.5.22

UTC+09:00 22:43

于东京

上一篇 我怎么就没想过要买个 GoPro 呢?
下一篇 「我玩了一下 Vive,然后发现 PS4 都比它更 V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