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只有面对 C-3PO 的声音,我们才能真正学会怎么和 Siri 交互。

一年多以前,Jason Snell 和 John Siracusa 就在播客《Robot or Not》里,讨论过 Siri 是不是 一个 Robot 。

  • Is Siri a robot?

  • No. Siri is barely voice recognition.


我们每个人,无论你是那种科技小白,还是相对懂互联网的科技爱好者,对这类「智能语音助手」服务,显然是不够满意的。

所以事实就是,你很难看到有身边的人,是 Siri、Google Now(现在是 Google Assistant 了) 或者 Cortana 的重度用户,尽管这三家公司都在努力地、甚至是用力过猛地试着让你用它们的这类服务,似乎他们自己对自己的产品很有信心。

但这类「智能语音助手」离大部分人理想中的那条「及格线」,还差得很远。


这周 Google 的 Made by Google 发布会,Sundar Pichai 发布了这个几乎可以说是有且仅有 Google Assistant 一个功能的硬件,Google Home,配以一个广告片

这个广告片,和之前所有的试图把「智能语音助手」描绘成一个「真人」的宣传资料一样,拿《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的变奏做 bgm,描绘着人们和 Google Home 可以多么「亲密」地进行交互,你可以跟它「交谈」,你可以问它一切你不知道的问题,你可以让他来做一个真人管家可以做的任何事情。

所以我们大概可以知道,Google Home 的下场不会有多好了。因为它实际的使用体验,是没法和它在广告里的样子沾上边的。

这甚至是一种很「政治正确」的态度,智能助手必须是很直觉化的,是神奇的,是要颠覆用户与设备的交互方式的。从 Siri 发布的第一天,苹果就在试图让你认为,Siri 是一个「她」。包括在《The Big Bang Theory》里的软广植入。而大家也十分配合地,用「调戏真人」的方式来玩了 Siri,然后再也没用过 Siri。


我在日常生活中是用 Siri 的,尽管它距离我理想的状态,还差的有点远,但 Siri 确实能提高我做少数事情的效率,好比在我煮鸡蛋的时候,帮我设一个 7 分钟的定时器;好比在我小睡的时候,设一个临时的闹钟;好比帮我省去找通讯录的步骤,给别人打电话。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这并不是一个很「亲密」的助手,我从来没有过 Siri 是一个活生生的东西的感觉,而是一直持续地觉得,它就是一个机器,和它对话只不过是在用一种更高效率的方式进行输入,它仍然是 I/O 。

我甚至开始希望,如果 Siri 的口音设置可以不仅限于男声和女声,如果我手机里和我说话的是 C-3PO 这样的机器人,我一定能更好地用 Siri。因为事实就是,在有便利地使用 Siri 的经验之后,我尝试过用更直白,更「像人与人之间对话」的形式,来命令它,而它往往不能理解我在说什么。


在智能助手服务不够智能的今天,它们仍然是「有用」的,特别是如果这些科技公司,能够坦然地告诉大家,这样的一个机器,本质仍然是一个 I/O,而不是真正的「助手」。你需要做的是输入命令,而不是和它聊天。

如果我们能找回那种「我需要学着用机器能听懂的方式来输入信息」的心态,我们就能更好地使用 Siri、Google Assistant、Cortana。

而不是一边怀想,这种 AI 可以通过图灵测试,真正地成为一个智能的「她」,一边面对着她常常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现状,大骂他们很烂。


以上。

上一篇 除了「黑科技」,小米需要的是什么?—— 小米秋季发布会实录
下一篇 自贩机的冷酷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