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想撕开科技行业渐浓的黑夜,这是他的第五次尝试。

我手上这台 iPhone 6s 用了一年半了,因为我有一个习惯,从来不用文件夹功能,而是以来自己本身的肌肉记忆去习惯一个 App 的位置,所以我的 App 全部是平铺在我的界面上的。我刚刚打开我的 iPhone,发现主界面除了第一页系统 App 之外,一共向后延展了 8 页,一页可以放下 24 个 App,这意味着这台 iPhone 在最多的时候一共安装了大约 192 个 App。

刚刚我又数了一下,现在还保留着的 App,只有 84 个。

电池设置里显示的结果则更有代表性,过去 7 天里,Twitter、微信、Apple Music、TIM(QQ)、知乎、Telegram、Instagram、iMessage 这 8 个 App 加上系统服务,一共耗费了 92% 的电量。

5 年前,如果你想劝一个朋友去用 LINE、或者 Instagram,只需要说一句「这个东西很有趣哦。」就可以了。但在今天,能有动力从微信转到 Telegram、Wire 去的人,几乎清一色的只有科技爱好者了。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2017 年的春天,老罗发布了坚果 Pro 和 Smartisan OS 3.6 / 3.7。


因为我之前就知道坚果 Pro 的样子,所以从发布会的一开始,我就很清楚,最初的那个坚果 Pro 外观的图是假的。

但我比较想问的是,在所有的舆论,包括现场的观众,包括网上的所有人,都被卷入这样一场老罗预设好的包袱里的时候,最初发布会上展示的那个坚果 Pro 的外观,真的很差吗?

回头去看那个外观,我实在觉得这个工业设计比 PRO 6 Plus 好看,比小米 6 好看,比 P10 好看,我甚至怀疑,如果这真的是坚果 Pro 的设计,锤子能做得出来,把品控做好吗?

当全世界都开始预设,锤子科技只要发布产品,必定是「与众不同」,必定是「玩杂技」,必定是牺牲掉一切也要成为「锐丽异类」的时候,这样的一个处境本身已经成为了锤子科技最大的软肋。

最后的坚果 Pro,大家都满意了。棱角分明的工业设计,金属边框刮手又如何?不方便握持又如何?反正也没人真的把它当主力机用,连锤子科技内部都把它当作 iPhone 的陪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我不认为圆滑就一定好,或者说锐利就一定好,我不讨厌坚果现在的这个设计,但我也不会把它真的当主力机去用。5.5 吋的手机做成这样一个形态,这让当年用 5.15 吋的 Smartisan T1 就觉得手在被折磨的我,从一开始就想到了它的结局。

这样的坚果 Pro,或许能给锤子科技再续上一秒,但之后呢?T3 是不是继续这样罔顾一切,只为「玩一波杂技」然后博得台下锤粉的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欢呼?


图钉

这个功能或许现在解决得还不够完美,但思路绝对是值得认可的。我会多花 10 块钱,去「猫眼」或者「淘票票」这种支持 Wallet 的平台买电影票,就是为了在我取电影票的时候,能够最快地在锁屏界面甚至是 Apple Watch 上看到我的影票兑换码。

「步行、公交导航」同样是一个切实的需求点,在地图 app 里搜索了地铁路线,退出之后坐了一段时间地铁,再 double-check 换乘的时候发现需要重新搜索,也是我常常碰到的问题。

当然,从现场的演示来看,这个功能还有诸多不够完善的地方,还需要更多对细节的调整。但这个思路,确实在一个最简单的层面解决了一系列的问题。


闪念胶囊 mind pills

这又是我非常需要的功能,在尝试了不下于 10 款「泛便签类」App 以记录那些脑海里突然闪过的念头和观点想法之后,我最后用 Twitter 来干这件事了。

要解决好这个「突然想到什么事情需要记下来」的需求,有三个很重要的点。

第一个是入口足够方便。这个方便不只是在手机上,更是在多平台上。很多 App 都能够做到客观上的容易进入,重压图标选择新建,但事实却是,要建立起习惯还是很难的。你可能一时间找不到手机,你可能正在其他的 App 里。

第二个是方便跨平台进行管理。通过手机记录的内容,如果没法在 PC / Mac 上进行管理,那很可能的结果就是,你再也不会去回头整理这些,回头去看这些东西。我用过的 Day One 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在学校的时候我很喜欢用它在 iPhone 以及 iPad 上记录一些短则几句话长则 200-300 字的想法。但它在 Mac 上 258 元的价格,和没有 Windows 或网页版的对应支持,让我最后还是放弃了它。

第三个是要有足够灵活的格式,方便我进行管理储存,不会轻易丢失。Evernote 是一个例子,我之前也用了比较长的时间,但当我开始意识到 100% 的云端储存或许有问题,想在本地做一个全部便签的备份的时候,这件事变得非常麻烦。

所以我用 Twitter 来做这件事的原因是,我本身会花很多时间去读 Twitter,所以大部分时候它就在我 Chrome 的第一个标签页上,就在我的手机屏幕上。然后 Twitter 的跨平台当然是做的非常好了,各种 API 的丰富程度也很高,我可以把每条 Tweet 通过 IFTTT 做成一个表,保存在 Google Drive 上,方便我进行检索和备份保存。

mind pills 在第一件事上做的很好,长按直接语音输入,是很聪明的做法。但在后面两点上,仍然有很多需要锤子去完善的地方,但不知道在大多数软件都没有开放传统的背景下,锤子能不能把这两件事做好。


然而我很清楚的一件事就是,我说得越多,对锤子的新功能越兴奋,这些软件上的创新,在今天的中国市场上,就越不具备真正的竞争力。

就像我在开头所写的,这是一个大型 App 接管一切的时代,国外的科技媒体已经开始得出「微信是中国人的操作系统」这样的结论。

手机行业里,越是新增的市场,就越是对这些「深度功能」毫无兴趣。而那些会对新 App,手机新功能在意的人们,已经在自己所属的系统生态下,呆了 5 年以上了。


这恰恰是锤子科技在今天面临的最大问题。他们的最大优势,有趣的创新性功能,早已失去了最核心的受众。

所以你才会看到这样一款,已经由官方将其定位为「给 iPhone 用户当备用机」的坚果 Pro,因为老罗也很清楚,让已经有 iPhone 的用户买一台坚果,比让那些正握着 2000 元预算挑选自己第一台智能机的用户买一台坚果,要容易太多。

而大部分看客,包括其中有很多「锤粉」,其实根本就没想过锤子在未来真的成为一个真正成熟的,走向事实上成功的企业。他们眼中的老罗,还是 6 年前那个抡着一把大锤,砸向西门子冰箱的那个老罗,只是现在,手上的锤子变成了「锤子科技」,「西门子」则变成了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主流手机公司」。


老罗说出那句「如果有一天卖了几百几千万台,傻逼都在用我们的手机,你要知道—-这是给你们做的。」的时候,我也感动得热泪盈眶。

老罗已经妥协了太多了,对称的音量按键被砍掉了,跟音量键集成的 SIM 卡槽没了,坚果 Pro 有了美颜,花了很多笔墨去强调配置……

但我很大程度上相信,在去年锤子科技已经几乎走在悬崖边缘的这样一个背景下,坚果 Pro 是老罗很大程度上「为了满足自己而做」的手机。这不是贬义,就像之前我看到并赞同的这句话:

如果妳在读这个博客,我会感激。但是毋庸置疑:我是没法知道妳喜欢什么的。人类创造出的产品里,只有那些为了满足自己而作的,才是真正值得读、值得看、值得听的。满足全世界这个目标太大,妳很难射中靶心。 —— Tim Bray


Smartisan M1 发布的时候,我痛心疾首,曾经带着一腔热忱关注的锤子科技,竟然沦落到了这般田地,连对他们最重要,也是几乎唯一成功过的工业设计,都能做成这个样子。

但看着坚果 Pro,我内心更多的是五味杂陈。它上面有坚持、有妥协,最后的结果却是,我很难从情感的角度发自内心地热爱它,又很难从理性的角度看到它光明的未来。

我作为一个媒体人真正入行可能只有一年,这一年,国内的手机行业最热的话题是「OV 如何用把最低的配置卖出了最高的价格」以及「线下为王」,这个行业正在变得越来越无聊,以一个飞快的速度。

而老罗第五次试图撕开科技行业渐浓的夜色,在他前四次尝试都失败之后。

但我仍然欣赏这样的尝试,这一点点光。

以上。

上一篇 【M】周五音乐组 -remake:任天堂音乐考
下一篇 相比 VR,HoloLens 有更清晰明确的未来,但它还需要三次究极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