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身处深渊,也可以心向阳光

自从在 Twitter 上关注了 @Year Progress 之后,时间就变得特别均匀,特别具像化。感觉跨年仿佛还在昨天,2018 年就已经过去 16% 了。

如果要我从现在就开始规划年底的那一篇年度之总结,我估计会不可避免地陷入焦虑,2018 年的这个开头实在是有点过于平淡而乏味,而身处的环境却又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沉。


大概在 2018 年到来之前不久,Alex 问我关于他博客的一些想法,然后提出可以帮我也换成这个框架的提议。

之前的「大破进击」博客早就有一些问题,技术上我解决不了,而又受限于博客框架本身的特性,难以从外部寻找办法。所以便有了把博客框架整个换掉的这样一个计划。

架子很快搭好,我将其命名为 Project Soba。然后又进行了两个月的功能修改,bug 修复,并且我把所有的文章都进行了一遍校对和格式休整,期望可以达到一个比较理想的排版显示效果。有一些困难,但总得来说最后都顺利解决。

所以从今天开始大破进击博客主域名 jesor.me 就正式接入到新版博客了。


最近在中文互联网上发生的一些争论,很难让人不对这样一个中文世界愈发绝望。发声的行为反而被犬儒主义者怀以恶意揣测,人性被内斗所消磨,火种渐熄。

因为利己主义的做法如此之简单,堵上耳朵、闭上眼睛,将头埋入沙堆,当一切看不到听不到就好了。顺着水流的方向,什么都不必做,什么都不必说,甚至可以反过来对着那些说话做事之人冷嘲热讽一番,以抬高自己的那一点优越。

今天的中国,很多人都喜欢彰显自己作为「局外人」的智慧,以犬儒的态度对待一切事物,挑出点什么毛病来,很容易让他们看起来「居高临下」。

但正是那些身处于泱泱人群中,发出一点光、一分热的人,构成了这个世界向上的动力。我们应期望自己能够做得更多,但若是做不到,尽自己所能总是好的。仅仅是转过背去,即使又被强行扳回来,有人目睹,那便是一颗宝贵的种子。


我其实很清楚,建一个独立的博客,所获得的访问、阅读量,远不及依附于微信或微博这样的平台,甚至可能不及其百分、千分之一。但若是想要支持自由、开放的互联网,不想被圈进封闭的、中心化的平台,就必须以亲身的觉悟去践行。

两年前,我写下大破进击的「创建者序」,我希望这个博客所承载的初衷是「让那些处于低谷的你我,都还能有那么一点奋不顾身的勇气。」。

两年后的今天,我很难说自己达成了什么成绩,但至少我可以确信,自己所面朝的方向,未曾改变。

改版之后,大破进击博客也朝着我所期待的方向,变好了一点。


昨天晚上,编辑校对完最后一篇文章,我决定出去把今天的「Activity Ring」刷完。

毕竟是三月,即使是深夜,空气也不再冷冽,隔着口罩大口呼吸,感觉到带着春天之暖意的空气,已经吹过了头顶的天。

回来之后,把之前的博客备份归档,服务器停机,按下按钮,突然意识到这应当算是今年的一个 milestone 了吧。令人欣慰的是,即使身处的环境迅速下沉,对于我自己来说,这一个改变是积极的。

就像那句这几天出现频率突然很高的话,若是能有确信自己要面朝何方的觉悟,即使再渺小,不至背弃人性,「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这也算是我写博客初衷的一部分。

上一篇 義理红包与精神自律
下一篇 《三块广告牌》:一场重塑信仰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