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跟我说,要我肩负起男人的责任」

本文虚构,并未影射任何现实事件和人物,欢迎对号入座。

Inspired by《我发现今天上班的时候,心情就像上坟一样。》by TimberNord.


(凌晨 2 点,秋天的些微凉意已经爬上来了,抬头看不到星星,也看不到月亮。)

IA: 我爸昨天回家的时候在车里跟我长谈,说我要肩负起「男人的责任」了。

我: 怎么港?

IA: 还不就是说到这个年纪,要考虑成家立业,要努力赚钱存钱了啊。

我: So?如果你实在是讨厌钱的话, jessechan42@gmail.com。

IA: nonono,我的意思是我还想多搞点好玩点的事。

我: 主要是,也正常,我爸妈结婚的时候跟我现在差不多大。但问题在于,他们那个时候两个人加起来一个月有千把多块钱,逢年过节柴米油盐都是成吨发放。

IA: 放到现在感觉就是什么年薪百万,过年发五万沃尔玛购物卡?

我:知乎水平啦。你别说,确实差不多是这个膨胀比例。我家现在住的这个房子当时买的一万块钱,我的那个新房不就是一百倍?他们那个时候装修房子买电器花一万,你想像一下现在拿 100 万置办电器是个什么概念。

IA:Mac Pro 买五台,加 10 个 2080Ti 组成计算矩阵?

我:Ultrafine 5K 买 25 个,5×5 联合显示,分辨率 25600×14400,但估计要跟苹果联系一下定制个系统,这个东西没半 T 内存应该跑不起来。

IA:主要还不单单是我爸的问题,是小z也暗示说想结婚了,搞得我压力很大。真的,我不知道急什么,我们长大成人的节奏已经不是旧社会的节奏了吧?我有时候走在街上看到那种三十几岁的人还下意识想喊叔叔。

我:你迟早有一天要被你的叔叔们锤死的,以及过不了几年,计生委和居委会的叔叔阿姨们要上门对你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了。

IA:你好意思说我?你这种丁克不会被安排进集中营接受再教育?

我:你是有还算理想的结婚对象啊,我tm正经恋爱都没谈过几场,谁要我成家立业,我往谁脸上撒尿。还记得初中那会儿同桌教我怎么高速旋转手腕感受欧派的感觉吗?我到现在算是明白了,起个大早,最后还是赶个晚集。generally,it’s a sad story。

IA:你松一点油门,这风太大了,欧派才没这么硬。你前女朋友都贫乳这也不能赖我。只是这归根结底不是初中生渴望胸部的问题,你最后还是会怕,结个婚,生个小孩,就正式步入中年了。

我:yuh,so many people had their life ruined by kids。说起来虽然是肥肠 first world problem,但在钱的问题上,也的确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吧。你现在让我回北京住自如房,我都不需要甲醛的毒害了,直接自己麻溜儿从公司写字楼上跳下来,在建国门外大街上 literally 自我绽放成一朵娇艳花朵。喝惯了星巴克的人,要消费降级改喝罗森,真的会出人命的好吧?

IA:你这波描述,难道不是被消费主义蒙蔽了双眼?说好要获得精神上的强健的呢?

我:这是个j8消费主义的问题啊。如果说,在这种买车不摇号不限行的城市,你走上一辆公交车,刷的不是老人卡,不是学生卡,年纪轻轻身强力壮,沦落到天天公交出行,被全车所有人用鄙夷的目光扫射,然后你下定决心,怎么都要买辆破车。这叫消费主义。你自己想用好点的东西,一个人的事,是个毛消费主义?人至少要学会对自己好点吧,我小学二年级就懂这个道理了,吃过乐事之后我再也不吃可比克了好吧?这不是消费主义的问题,是基本的判断事物好坏的感受力问题好吧?

IA:所以你很清楚我为什么怕结婚啊!exactly what you said。

我:我没否认你焦虑的存在啊,I truly understand the problem,but damn,you’re a 24-year-old,fucking grown-up man,just stop whining like a fucking bitch,you can’t just stay here,waiting things to work themselves out,you have fucking no idea how badly I wanna be in your position,facing this dilemma,you got the right girl with adequately big boobs,go ahead,handle those… the real shit,like a fucking adult。

IA:好好好,you know,I‘m just a lil bit scared。

我:z老师又不是什么无业游民,她工资也还可以吧,跟你一起有什么混不下去的?生活还不就是这样吗,你这个问题再熬几年还不是一点都不会变,如果我们最终的归宿必然是变成无聊又反动的大人,那还不如早点习惯。谁都有自己的焦虑,但你必须意识到它某种程度上就是无病呻吟。Life is short,hold the fuck on to it。

IA:but still,如果能像那个时候,一年收入买套房的知乎水平就好了。

我:I‘m starting to worry about your kids,having a father like you,they‘re gonna be very delusional。这种原生家庭的环境,我觉得你还是让z老师负责教小孩比较好。

IA:wait,wait,they?they?!你什么时候开始拥抱二胎政策了?

我:意思是?你生完一胎我亲手去帮你结扎?

IA:扯远了,你又不是学医的。I mean,the whole point is,you can’t see the future,and that can be scary。

我:And it’s also kind of the beauty about life,if you tell me that I will definitely,100%,die the fuck alone,achieve nothing,I’d rather just kill myself tomorrow,it’s like,I still have a very small amount of faith,believing that maybe, just maybe,I can find something,or someone,worth me going for,and I will go for it and finally,I might be complete。The chance is very little,but it’s like,if you stick to this one and only slot machine,eventually,eventually,you might get a jackpot。before that,you really just have to pull that handle,over and over again,hoping that something nice will happen to you。

IA:ok,哀漏。但你这个老虎机的比喻,确定不会教坏小孩子吗?这让你对我教育小孩能力的质疑很站不住脚啊,这不就是人在美国但不忘每天买一注双色球的h大师吗?

我:美国老虎机的收益期望跟双色球能tm一样吗?你是猪?

IA:而且你这个 jackpot 感觉在暗示碰碰胡,反正都是三个一样的啦。明天我一定注意,不打一个生张。

我:you fucking moron…

(一阵沉默)

IA:你说这么多,怎么感觉核心思想跟我爸说的也差不多?不还是要我肩负起男人的责任吗?

我:你看看现在什么时间,你又在哪,这场景是不是似曾相识?

IA:…fuck,deja vu 地狱降临,全宇宙都变成我爸爸了。

我:因为欧派都凉了。


上一篇 GaP005丨数据时代的味觉返祖
下一篇 Apple Watch Series 4:Something 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