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差点》Ep.0 后记:connecting the dots

第 0 期节目已经上线了。在启动这档播客之前我完全没想到,会在最初就有这么多朋友关注我们,以及各种帮忙宣传。这让我心生感激的同时也不免感到了一丝压力,以及有了一点一定要尽自己所能把这档节目做好的觉悟。


高中的时候,我在学校广播站负责每周五的节目。每个周末,我要准备一张歌单,搜集资料整理出一到两千字的广播稿,把歌曲文件刻录在一张 CD 上,用 PS 做一张海报然后打印出来。在学校的贴吧发节目预告,周一在宣传栏贴出海报,然后到周五的时候去广播站放着 CD,把广播稿念出来就行了。

站在现在的角度去看,这个工作流程可以说是很简单了,节目制作的水准也十分简陋。但这可能是在我人生的前 15 年里,第一次对一件事拥有这样的热情,好多次在草稿纸上把候选的歌曲选了又选,最后缩小到一期节目需要的 7 首。这样一个跟大家中午放学时间重合的广播节目,可能从头到尾都没有几个人会认真去听,但我做了一年,并一直乐在其中。


做播客这件事其实我从很早就开始想了,临近大学毕业的时候在想,之后在爱否的时候有足够的资源,更是已经想出了一个基本的节目雏形。但每每到最后还是被自己从心里否定掉了。因为自己所想出节目的大致理想状态,连自己这一关都过不去。能够想象,即使节目做出来也不会令自己满意,更遑论在传播以至于商业上取得成功了。

在《交差点》这个节目启动之前,我心中仍稍稍有那么一点顾虑,能成功把节目做出来吗?做出来之后会有人听吗?但毫无疑问的是,这已经是我相对最有信心的一次了。我试着向已经认识了一段时间的 Alex 和林檎发出了邀请,两位很干脆地答应了。也算是一拍即合吧,这样一档节目就这么诞生了。


尽管在科技媒体圈已经工作了两年时间,但我仍然没想到做一档播客居然有这么多的工作要做,更没想到,能够如此顺利地把很多事情完成。

处于三个不同时区的三个人,在各自的主业之外,用半个多月的时间,一起搞定了协作文档、录音、剪辑、混音、Logo 设计、作曲编曲、网站建设、音频托管、社交媒体运营,最后做出了这样一档节目。

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热忱和满足。在不需要考虑商业上盈利的前提下,和优秀的人一起,用优美的工具,一起创造美好的事物,刻画出美好的生活轨迹。


在思考「人文与科技的十字路口」这个节目之起点时,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乔布斯在斯坦福那场著名演讲中提到的,「connecting the dots」。

高中在广播站的经历,以及之后自己听过的那些优秀的播客节目,让我想要做一档播客;从小学开始八年的小提琴学习经历,让我可以把片头音乐的编曲做得更完善;在媒体行业的工作经历,让我知道怎么做剪辑,怎么做社交媒体运营。以及最重要的是,怎么把自己有价值的思考,传达到听众那里。各种经历在我身上相遇并发生化学反应,最后造就了这档播客。

我从小就是一个自我意识极度过剩的小朋友,每天沉浸在自己各种各样的想法里,以至于我一直觉得脑子里有太多的声音需要宣泄。后来我学会了写字,从学生时代的笔和纸,再到 QQ 空间、Lofter、知乎,再到做自己的博客,我开始习惯于用笔和键盘来排解自己意识之海的压力。而现在,这件事又多了一个方式,我开始期待未来的更多次意识的输出与传递。


在录制第 0 期节目之前,我们先开了一次沟通会。从北京时间晚上八点开始,我们一直聊到了十一点半。结束之后,发现自己当天 Apple Watch 上运动量还没刷满的我,换上跑鞋出去跑步。

即使已是深夜,也能感受得到头顶密布的乌云,将城市发出的灯光压在一个很低的水平面之下,气压高得让人能确切地感觉得到一场暴雨将倾。但我的心情却无比畅快,这是我少有的感到自己内心充满了灵感的时刻,仿佛人生中前 20 多年里所点下的那一个个孤立的,如星星一般的点,正在慢慢连接起来。我开始期盼自己能够拥有更强大的能力,去真正把这个东西做得更好。这种表达和创造的乐趣,让我对自己有了更高的期待。

跑完步,走到小区门口,一道沉闷的雷声从地平线的那一边缓慢而坚实地蔓延过来,大颗大颗的雨点落下,终于把一切都融解、连接在一起,空气也变得轻盈起来。

这是我已度过生命中重要的「最后一日」,也是未来余下时间的一个起点,更是在我们试图通过这档节目去传达一些东西的这个过程中,所达成的一小步。能够让《交差点》以这样的方式存在于世界上,我与有荣焉。

上一篇 《交差点》播客序言:为什么要做播客?
下一篇 WWDC18:在慢车道上蓄势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