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破坏王 2》:互联网漫游指南

表面上,《无敌破坏王2》是迪士尼版的《头号玩家》,其实它们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头号玩家》是一部关于「怀旧」的作品,《无敌破坏王2》却是指向未来的一座明灯。


给技术以人性

迪士尼动画,以至于一切好莱坞动画,都必须要完成同一个任务,就是把那些虚构的架空世界,和现实嫁接起来。表面上它们有着各种不同的背景设定,王国和沼泽、森林和海洋、玩具和动物。究其核心,迪士尼创造的每一个世界,本质都是对人类社会的再演绎。

这种再演绎,是为了让小朋友能够更好地理解故事和情节,同时也是为了通过这些故事,向小朋友传达一些东西。


在《无敌破坏王2》里,迪士尼用自己的想象力让互联网具象化了。当 Ralph 和 Vanellope 来到路由器里的时候,观众不免要想象,迪士尼会用怎样的一种态度来描绘那个我们熟悉又陌生的「互联网」。

最后,迪士尼对互联网的描绘总体上是相当积极、乐观的。在这个互联网世界里,没有真正的「反派」,即使是那些从现实角度去看偏恶意的角色,比如竞技游戏里的 Boss Shank,社交媒体的「算法掌门」Yes,甚至是拟人化后的弹窗广告,迪士尼都选择将它们塑造成了善意的可爱角色。


这种积极的态度有着很强的实用性意义。因为沉迷 BuzzzTube 是现代人难以逃避的囹圄,特别是那些缺乏认知、思辨力的小朋友。想教会他们「过分沉迷抖音的危害」,往往只能是鸡同鸭讲。《无敌破坏王2》希望人们拥抱现代生活,同时又能坚守自我。

所以《无敌破坏王2》并没有粉饰一切,它仍然试图教会小朋友们「不要看评论」、「你在互联网上被点❤️无数次,但真正重要的❤️其实只有一个」。想在光怪陆离的互联网世界中生存下来并健康成长,这是他们要学的第一课。


自我认识和超越

就像那些公主们所吐槽的,前现代的童话里,公主们的命运永远都托付在王子身上。但今天的新式童话,一切都依赖于角色自己。以前的故事里,大多有一个明确的「反派」,但现代迪士尼动画所讲的,大多是认识自我和超越自我的故事。《Frozen》里的 Elsa 需要直面自我,控制自己的能力;《Zootopia》里的兔子和狐狸都想要超脱出自己的身份认知,到了《无敌破坏王2》里,Ralph 和 Vanellope 则需要直面自己的欲望和弱点。

这种围绕主人公「自身」展开的故事内核,跟个人主义盛行的时代特征有着密切联系。我们今天要战胜的不是上帝,不是自然,不是邪恶的法西斯,而是我们自己。所以 Ralph 如此轻松地就完成了「赚到一大笔钱」这个任务,但到故事的最后,他要面对的最终 boss,是自己「粘人」的性格。


这个故事跟我们的互联网生活又构成了一种有力的互文。生活在数字世界中,正在接受再造的我们常常会认为,邪恶的根源在于产品、在于互联网本身。是社交媒体使我们孤独,是「短平快」的低级内容使我们退化,是引导情绪的「爆文」使我们焦虑,是以讹传讹的谣言使我们无知。但归根结底,我们要抵抗的,难道不是自己内心的低级欲望、条件反射和思维定势吗?

就像在电影的最后,打倒巨型 Ralph 并修复自己弱点的,不会是某个「杀毒软件」,而只能是 Ralph 自己。


欢迎来到新世界

电影最后一群迪士尼公主各显神通拯救世界的戏,是 5 年内我看过最棒的一个「彩蛋」。单纯把它看作是女权主义的一次表达未免有点狭隘,我更愿意将这场戏看作是对互联网世界「自由」属性的一种隐喻。

在互联网上,一切都是可以被颠覆的,一切都是民主化的,互联网的核心精神在于「自由」(同人)。所以公主们不再被她们各自的命运所限制,可以穿上舒服的休闲装,也可以站出来靠自己的力量拯救世界。


Ralph 和 Venellope 之间的友情故事同样具有这种现代性。

互联网时代,我们不再遵循着同样的生活方式,彼此间的人生轨迹也不再完全重合,我们会平行、相交,会在某段特定时间重合,也可能再次分开。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再一样,奢求有一个人从头到尾始终无条件地陪伴着自己是不现实的。Venellope 最终找到了新的归宿,但她仍然会每周跟 Ralph 打一次电话,偶尔回到那个游戏机厅,《无敌破坏王2》所讲述的友情故事是对现代友谊精神的一次再造。真正的朋友,即使彼此的生活轨迹不再相交,也可以保持一种尊重与牵绊,并可能在未来再次重逢。


《无敌破坏王2》所描绘的世界,讲述的故事,跟我们在现实中的处境是何等相似。使我们沉迷以至茫然的互联网,不就是一个由无数比特组成的虚拟世界而已吗?为什么我们会被这样的东西所支配?

但正因为这是一个 1 和 0 构成的世界,我们才可以像 Ralph 一样亲手将它打碎,并重新排列成理想的样子。这就是我们在互联网时代的生活指南,也是我们拯救世界的方式。

上一篇 《A Brief Inquiry Into Online Relationships》:直面现代
下一篇 《荒野大镖客 2》: 复刻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