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的黄金甜甜圈

几周前,我找到有消息的朋友,问锤子 515 到底要发一个什么东西。当时朋友给出的答案也并不十分明确,「一个一体机,但跟手机共享数据」。

我没法明确地判断这到底是一个类似三星 DeX 一样的「将手机拓展到大屏幕的 Hub」,还是一个独立工作的电脑。我必须要原谅这个朋友,她的描述很准确,没人能想到老罗会拿出这样一个荒谬的「自杀性产品」。

TNT Studio 既不是一个「将手机拓展到大屏幕的 Hub」,也不是一个「独立工作的计算机」。他有着高端一体机的价格,同时又只有手机级别的性能和简陋的 Android 系统。


关于 TNT Studio 这个硬件的荒谬之处,我相信已经不需要我来过多解释了。无论是面对轻度的娱乐需求,还是面对重度的生产力需求,TNT Studio 是一个残废的产品。无论其在少数特定的产品细节上有多少闪光点,都无法掩盖其匆匆上马所导致的不完善。其将不可避免地沦为一个锤子科技用来拉投资的吉祥物。

其实如果跳出 TNT 的价格不谈,锤子科技的产品经理们通过这个产品所展现的产品思路我是相当认同的。无论是将语音定义为「快速输入和检索」的工具,将触控与语音交互的结合,还是「将手机的运算性能拓展到大屏幕上」,都与我在《个人计算的未来十年:泛用与隐形》这篇文章中所展望的方向有相当的重合度。


TNT Studio 具备产品设计上的灵气。这种灵气是锤子从创立之初就一直存在着的。或许从宏观的角度看,老罗并没有真正「做成」过什么产品,但作为一个科技爱好者,我常常能从锤子科技的产品中看到一些吸引我的闪光点。我想这也是整个科技媒体圈对锤子能达成的一种共识,也是有这么多人都在持续期待着老罗的「下一场发布会」的原因所在。

这场发布会上,或许是老罗自己也认识到了未来的严峻形势,已经在发布会上开始表达出「就算牺牲也没什么关系,只要自己的产品想法能够推动行业往前进哪怕一点点,就已经足够了。」这样的意思。毕竟老罗已经 47 岁了,就算再怀有一腔热忱,也可能很难再有什么突破。

当老罗说到他们从一开始就想要实现真正的创新,根本不在乎赚你们这点臭钱的时候,我的确从这样一个人身上看到一点悲情英雄的色彩。他并非没有天赋,也并非不够勤奋,只是在面对世界时还欠缺了一点天时和地利,少了一点关键的,名为「机遇」的催化剂。


BuzzFeed 有一档名为《Worth It》的 YouTube 节目,两个主持人在美国寻找三种价格相差巨大的同类食物,最后评判其是否值得。其中有一期的最高价食物,是一个上面贴满了金箔,要价 100 美元的黄金甜甜圈。这个甜甜圈好吃吗?至少在镜头前两位主持人吃得无比享受。但它「值得」吗?回到车里做总结的时候也没有人为它投出一票。

这是锤子科技在「做颠覆性计算设备」这条路上的终极生存死局。高价的背后,更是锤子在这个行业人微言轻的地位。如果不是这样一个 TNT Studio 的开发和物料成本高到离谱,老罗也不会拿出这样一个「自杀式定价」。这也让 TNT Studio 最终成为了老罗的「黄金甜甜圈」。

而在科技行业卖定价高度偏离实用价值的奢侈品,连苹果都亲自证明过这条路是根本走不通的。锤子的命运,必然又要捆绑在下一个坚果 Pro 上了。这是这件事最令人唏嘘的地方。

上一篇 我的利器
下一篇 佛系、肥宅、三和大神,都只能独自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