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 3 是锤子对小米发动的一次自杀式袭击

在这场发布会之前,我已经很久没有关注锤子了。

差不多是去年这个时候,锤子发布了坚果 Pro。之后锤子完成了一次触底反弹。从财务上的濒临破产,到迅速在一年内推出两款坚果手机,销量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也成功完成下一轮融资,续上了这一口气。 同样摆脱了自身之困境的,还有小米。中低端销量回暖,小米在过去的两年一点点摘掉了「耍猴」这顶帽子。MIX 的推出使其高端产品线稳稳地立足,为粉丝真正打造一款「梦想机」。


虽然从 MIX 一代的「概念机」,到确切地开始走量的 MIX2、2S,这个系列在销量上还并未展现出什么真正的实力,但你是可以在各种场合听到「MIX = 真全面屏」的说法的。认同 MIX 的这种「无额头」、「无刘海」的设计,并且认同 MIX 作为「全面屏始祖」的人还真的不少。

这对小米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个转变,从之前「价格屠夫」、「性价比之王」的定位,开始往「开拓者」、「变革者」的形象去走,无论 MIX 的销量走得到底如何,这个概念已经在人们的心中种下。这对小米来说是非常积极的一件事。


然后敬爱的罗老师,在这场坚果 3 发布会上,先是把 iPhone X 和 Essential Phone 嘲讽了个够,怒斥「iPhone X = 一坨一坨的翔」,然后拿出了这款万众瞩目的锤子科技春季新品,坚果 3。


关于坚果 3 是好看也好,难看也罢,我已经不想评价了。现场的锤粉们经久不息地质疑「假的,假的……丑出翔!」,已经说明了一切。我相信这个世界上除了罗老师之外的 99.999% 的人,都能对坚果 3 和 iPhone X 的工业设计水平孰高孰低这个问题,给出一个简单确切的答案。

但对于已经做了至少 3 款失败产品的锤子科技来说,再多一款失败产品本不是什么关键问题。但坚果 3 错就错在,它不止是「坚果 3」,它还是「MIX Lite」。


小米在 MIX 工业设计上的选择是特立独行的,尽管已经问世已经一年半,它仍然保持着一定程度的「特异性」。「坚果 3」或许是第一个叫得上名字的厂商,在小米之后,做了一款「无额头全面屏」。但这也意味着,「坚果 3」的名声流传得越远,其对 MIX 的带来的伤害就越大。

坚果 3 的存在相当于间接证明了,小米 MIX 这个产品,相比 Galaxy S9 也好、iPhone X 也好,根本就不存在任何产品方法论或技术力上的领先,而纯粹是「一种可行的选择」而已。实力弱如锤子,也能在几个月内拿出各种各样不同形态的全面屏,让全面屏这个概念也终于被彻底玩坏了。


没人会把坚果 3 和 MIX 放到一起比,它们在价格上根本不属一个维度。但罗老师自己不能闭嘴,仿佛一秒钟不提 iPhone X 就没法将这个发布会开下去,让人们不得不开始思考,「MIX 式全面屏」、「额头全面屏」和「刘海屏」这些形态本身,到底有高下之分吗?

从 iPhone X 发布的第一天我就在强调,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屏占比」,并不在于「边框宽度」,一毫米级别的边框,再缩小已经没有意义了。iPhone X 真正的领先之处在与 Face ID。即使哪个厂商真的第一个做出「完全无边框的全面屏」(Vivo 好像已经做出来了?),如果这件事是以牺牲其他功能为前提,就毫无意义。

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将体验变得越来越沉浸,越来越凸显,越来越不被打断」。这原本应该是锤子科技的优势所在,你很难说「倒置自拍」不是一个有灵性的产品设计。


但罗老师已经太过分地耽溺于「与假想中的苹果肉搏」这件事了,以至于为了逞一时口快,让四溅的口水淹没了自己。任何对苹果稍微有所了解的人都明白,苹果在消费级硬件行业的领先,已经是技术和资本的无情碾压了。

我能想象罗老师在过去一两年中天天对着苹果口嗨,背后有多少矛盾。如果让罗老师来发布《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这么一本卖 1000 块钱的书,让罗老师来为 Apple Park 的完工剪彩,让罗老师来发布 iPhone X,其感染的观众所不由自主分泌的体液,应该可以灌满一个太平洋吧。


可惜的是,2018 年了,罗老师还是只能拿着这样一部让所有人哭笑不得的坚果 3,痛苦地接受台下锤粉一片嘘声的洗礼。朝着苹果的方向奔跑,却最终撞翻了小米皇冠上的钻石。

上一篇 日记 180404:从「抖音」说起
下一篇 Telegram 靠密码币发行筹集了 17 亿美元,这可能是密码币最好的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