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差点》播客序言:为什么要做播客?

这是大破进击博客的第 128 篇文章。

不严格地说,我投身到内容行业已经有差不多 5 年了。从最初的作为学生业余在知乎上写一些答案到今天,我写过文章,做过视频。从不偏不倚的独立立场到就职于商业媒体,到现在处于一个「双栖」的状态。


作为内容创作者,我面临的一个终极问题之一就是:

「你要如何拉近内容和读者(观众)之间的距离?」


我想到的答案是,native。

内容的「原生性」,是消弭创作者和内容受众之间信息壁垒的最好方式之一。我在过去的几年里做了很多经过高度控制、修饰、后期加工的内容,现在我想探索一种新的内容形式,来让内容本身拉近我与受众之间的距离。

所以我想做一档播客。


在这样一个视觉时代,播客永远不会是最好的内容载体。其信息密度低,无论是创作者还是受众都相当受限制。创作者可能需要费很多口舌去解释一个用一张图就可以简单展示清楚的事,听众更是需要有足够长的「脱离屏幕」的时间来听播客。很多播客已经开始沦为了一种「展示人声质感魅力」的工具,而这显然不是我和其他两位主播所具备的东西,更不是我们的初衷。


播客不像视频,改变一下机位、调整一下镜头中的各要素的位置关系,就可以让你所想表达的意旨完全逆转。播客也不像文字,后期的修改对文章的表意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播客,特别是多人形式的播客,是很难通过后期的制作,对内容进行表意上的修改的。这就是我在文章的最初所说的「原生性」。作为主播,你必须将自己想法,以一个 naked 的状态,交给听众。

naked 的想法是有价值的,即使在这样的状态下,错误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有些错误会是低级、可笑的。但我在过去的两年中发现,大多让我感觉有价值的观点、有意思的阐述,都是在这样「不设防」的聊天中迸发的。而播客,恰恰是可以将这种信息流动机制发挥到极致的一种内容形式。


这是一个「短的」、「五光十色的」、「震耳欲聋的」内容所主导的时代,抖音和微博塑造了新一代中国人对信息的反射机制。作为一种形式与载体,播客并没有什么生存空间,也不太可能在未来获得大发展。

但这不会是我和其他两位主播关心的问题。我们希望的是,通过这样一种新形态,将之前用视频和文字难以传达到的乐趣和价值,传递给有兴趣的朋友。

希望我们的 naked minds 能在未来的这段时间里,与大家相伴,让我们和你们,都收获到有意义的东西。


以上,便是我的全部初衷。

上一篇 佛系、肥宅、三和大神,都只能独自快乐
下一篇 《交差点》Ep.0 后记:connecting the do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