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王:技术造就奇观,也夺走了创意的火花

《新狮子王》给我带来的震撼,远不如 23 年前的《狮子王》动画。

它对动画《狮子王》进行了剧本级的复刻,很多经典分镜都做到了像素级的复刻。这意味着,电影里的一切角色、场景,都并非为《新狮子王》量身定做。

「真实的画面」限制了《新狮子王》的戏剧表现力。木法沙的慈爱和威严、刀疤的狡诈、鬣狗的凶恶,这些角色的特质都被画面抹平了,甚至令人有些难以分辨。辛巴和娜娜重逢时的眼神也不再具有显性的爱意。更不必说原作动画中突出的鲜艳色彩,绿色的丛林、粉色的火烈鸟、蓝色的花,使整个非洲大陆都更具有一种活力和动感。


《新狮子王》不是一部烂片。从 CG 技术的角度去看,它无懈可击。迪士尼成功地只用 CG 技术,「生成」了一部电影。没有任何实拍镜头,它将彻底颠覆未来电影制作的方式。

它也仍是过去 30 年里最经典的故事之一,还有好几首经久不衰的歌。从开头的《Circle of Life》到 《Hakuna Matata》,以及 Beyonce 重新演绎的《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从拉飞齐在辛巴的额头上画下那道横杠并举起它,到辛巴跟着彭彭和丁满,翘着鼻子走过瀑布,在月光下长大成人,每一个经典镜头都包含了太多回忆。

无论你是抱着怀旧的心情去重温一遍这个故事,还是想看看最新的技术奇观,《新狮子王》都很值得一看。但顶级的故事和技术,并没有造就顶级的作品。再过 20 年,我们会继续将《狮子王》动画奉为经典,《新狮子王》则更可能被定义为一次技术尝试,渐渐被遗忘。


《新狮子王》是一则技术时代的寓言。它告诫所有人,最新、最先进的技术,并不一定是最好的。如果我们因为技术发展就停止了思考和创作,只享受它带来的便利,将老的东西粗暴地嫁接在新技术上,最终结果就会像这样,成为一次尴尬的倒退。

Nerdwriter 曾做过一个视频,讲的是 1994 年,作曲家 David Wise 如何在 SNES 游戏机极度被限制的机能下,用非常独特的手法为《大金刚》创作了优秀的游戏音乐。它在视频里说,「The Super Nintendo was a restrictive system for composers. But limitation breeds creativity.」(对作曲家来说,SNES 是一个被高度限制的平台,但技术的限制孕育了创意的火花)。

这的确是那个时代创作的常态。从近藤浩治「只用四条音轨」创作了初代《超级马里奥兄弟》1-1 关卡的经典音乐,到《狮子王》这样的手绘动画作品,技术的限制让人们不得不加倍努力地思考,如何用各种非同寻常的创作手段,做出更好的效果。这就是《新狮子王》最缺乏的东西。


1994 年,动画《狮子王》成为了第一部引进中国大陆的好莱坞动画片,它公映四个月后我才出生。尽管我没有进影院看过《狮子王》,但我人生中拥有的第一本书,就是当年随电影引进出版的漫画版《狮子王》。我至今对它印象深刻,厚实的红色硬壳封面,彩色铜版纸印刷的内页,封底上还贴着一个小小的迪士尼标志。后来,我在家里 19 寸的电视机上看了《狮子王》的 VCD 光碟,它给我带来的震撼一直延续至今。

正值 7 月,去电影院看《新狮子王》的大多是放暑假的小朋友。他们可能没有看过老版《狮子王》动画,也难以通过《新狮子王》感受到这部作品真正的魅力所在。他们有更好的技术条件,能够戴上 3D 眼镜,坐在 IMAX 巨大的银幕前享受这场视觉奇观,却错过了感知创意的机会,这是最遗憾的。

上一篇 社交围城里的刷新机器
下一篇 Lov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