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老罗时代,坚果 Pro 3 的新旅途


本文系 Jesse Chan 原创,今日头条首发。


手机领域里,「小厂」这个概念正在消亡。

刚刚过去的第三季度里,华为小米,OV 苹果这五家巨头占据了整个国内市场 92% 的份额,剩下魅族,徘徊在「其他」类目的悬崖边缘。

硬件技术发展的速度放缓,用户换机频率也大幅下降,市场竞争趋于白热化。小米顶着华为的产品卖点穷追不舍,OPPO 和 Vivo 都开始力推主打性价比的「水桶机」,发布会一场接一场,令人眼花缭乱,整个行业迎来了决战时刻。

就是这样一个时间点,新「坚果」召开了第一场没有老罗的发布会。吴德周、方迟和朱海舟组成技术、设计和产品的铁三角,试图开创坚果的新未来。


硬件:困境中的最佳方案

小厂最大的生存困境,来自于供应链。

从第一代 Smartisan T1 开始,锤子可以说是在供应链和量产上吃亏最多的手机厂商,没有之一。随着过去几年行业的洗牌和硬件的同质化,小厂更是失去了和上游供应商讨价还价的权力。

坚果 Pro 3 沿用了不少以前的工业设计思路。「玻璃+金属+玻璃」的三明治结构、方方正正有棱有角的手感。同时又没有继承之前诸多麻烦的设计细节,还摒弃了 NFC、无线充电这两个相对「鸡肋」的功能。这也不是不能理解,特殊时期,一切成本优先。坚果 Pro 3 最大程度上保证了生产的顺利,也守住了一个相当具有竞争力的价位。

硬件体验上,坚果 Pro 3 没有特别大的硬伤,在一周的体验过程中,它能够稳定流畅地处理好我的大部分需求。一个亮点是线性马达,坚果 Pro 3 的震动手感在安卓阵营里算比较好的,特别是在相机无极变焦的时候,能模拟出一点「转动相机变焦环」的震动手感。但如果要说具体的硬件表现,坚果 Pro 3 和大厂的手机仍有一定差距。包括屏幕有些过饱和倾向,只有单扬声器,指纹解锁的成功率没那么稳定(但比三星的超声波还是好多了),也包括相机变焦的过程中,取景框里的画面不够顺畅。

我不会在这方面过分苛责新坚果。因为这些体验很大程度上是由你的资金人员配置,你在供应链的话语权决定的,作为一家小厂,想要把一切做到完美的确很难,就像任何一家安卓厂商都不可能在这些硬件体验的细节上与苹果相比。坚果 Pro 3 避开了硬件上的「大坑」,但终究要遇到一些小颠簸。


Smartisan OS 7.0:每一次更新都有进步

过去 8 年里,我有 7 年半的时间都在主力使用 iPhone,还有半年,我的主力机是 Smartisan T1,所以 Smartisan OS 对于我来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在体验 Smartisan OS 7.0 的过程中,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它几乎没有抛弃任何东西(除了锁屏界面),很多最初的交互一直延续至今,包括用手指大面积下拉可以将界面缩小,包括快速整理桌面图标、去除角标,包括至今仍然默认的「材质」无壁纸主题。 在这些熟悉的交互中,在成百上千个重绘图标中,Smartisan OS 践行着「稳定进化」这一理念。

Smartisan OS 或许不是功能最完善的一个系统,但它在很多细节上还是能够超越同行。它至今仍是我用过所有安卓系统中,「询问权限最清晰明了的」、「交互的误触率相对最低的」、「各种功能的触发方式相对最符合直觉的」。当然,这背后的原因也可能在于它很多交互的选择和 iPhone 相似,但我仍然愿意认可 Smartisan OS 的很多特性,包括对简约和复杂的思考,对美学和实用的追求,对少数人群的持续关注。

在 Smartisan OS 7.0 宣传片的最后,它说要「让每一次更新都有进步」。这是也是我对它最大的期许。


大爆炸、一步、闪念胶囊 & TNT

在坚果 Pro 3 上,我第一次体验了 TNT。

在 TNT 之前,我早就试用过大爆炸、一步和闪念胶囊这三件套。它们能在安卓的体系下做到很多事,处理复杂的文字、繁琐的任务、记录我瞬间的想法、使信息在应用间流动。这三件套可以做到的事很多,但问题在于,我没有那么多任务需要用手机来做。我有 Windows PC、有 Mac、有 iPad,这些工具在处理那些复杂的专业工作时,效率远超手机。

而 TNT 有机会改变这一切。 TNT 让你在手机上记录的「闪念」,处理过复杂的内容都有了存在的意义。你可以将手机连上电脑,通过键盘、鼠标或触摸大屏高效处理信息,又可以在移动场景里用大爆炸、一步和闪念胶相对高效地临时处理这些信息,因为它们都一直在你的手机上,哪里也没去。

我说的 TNT 不是那个卖 9999 的触摸屏。而是你将手机接在任何一个显示器上,配一个蓝牙键盘和鼠标就可以用的 TNT 软件。我为我的 MacBook Pro 配备的恰好是一个 USB-C 显示器加一套蓝牙键盘鼠标,所以我没花任何额外成本就尝试了 TNT。TNT 的性能体验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它在运行桌面版网页和 Office 时相当流畅,只是开了太多标签页和应用的话就会出现类似内存溢出的崩溃情况。

当然,目前的 TNT 还处于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鼠标移动加速度的手感很差、缺乏快捷键操作、应用适配也还很匮乏,操作起来的效率还无法与电脑相提并论,有大量的功能细节需要改进。但它已经打下了一个足够好的基础,日后加以优化,我完全能够想象在未来的某一天,我通过 TNT 顺畅处理我的文字工作,甚至在一个手机上同时运行着 Android 和 Windows。

在我看来,计算设备的发展会经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目前苹果已经做得非常好的,iPhone、iPad、Mac 协同工作的阶段。数据通过 iCloud 在设备间流动,我在不同的设备上可以访问完全相同的数据,获得一个连贯的体验。而下一个阶段,我认为会是单一计算设备 + 多个现实设备的时代。你带着一台手机,它接上屏幕就可以变成电脑,连上电视就可以变成游戏机,连到 AR 眼镜时就可以提供 AR 信息,数据和算力集中在一起,免去了兼容和同步的问题。

这条路很漫长,未来也不一定就属于 TNT。TNT 在这条路上开了一个头,接下来还有大量的坎需要过,大量的产品细节等待打磨。这是一条需要长期耕耘,一直坚持的路。


后老罗时代

当年,我因为罗老师开始关注锤子,直到今天,我仍为罗老师的这段故事感到惋惜。

从锤子创立到现在,我认识了不少在锤子就职过的老师,也推荐过朋友去锤子工作,听了太多锤子内部各种各样的故事。我从个人感情上对这个团队是有认同的,认同他们的美学取向,产品理念和价值观。

所以我对新坚果仍有期待。就像朱海舟在最后说的,这个团队因为老罗而相知、相聚并薪火相传。他们继承了罗老师人格中优秀的那些部分,也反思了罗老师人格中不好的那些部分。经历了过去一年的跌宕起伏,我看到的新坚果比以前更温和、更内敛,也更脚踏实地。

我会记得新坚果「越来越好」的承诺,也希望看到新坚果能将每一次更新的进步,化作最终的质变。

上一篇 三星 Note 10:机皇的粗糙细节
下一篇 小米 CC9 Pro:抛开分数,「最强相机」的意义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