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围城里的刷新机器

社交媒体有三大发明,「关注」、「点赞」和「已读回执」。它们将原本丰富的交流变成了二元的赞或踩、关注或拉黑、「正在输入中」或「我去洗澡了」。它们极易理解,令人感到兴奋、并且成瘾。但在短暂的兴奋过后,随之而来是一波波的焦虑,最后则是没有尽头的沮丧。

阅读全文

苹果不再需要 Jony Ive

我想,作为一个设计师,最幸福的事应该就是,无论你的想法多么天马行空,实现难度多么大,你的公司总能把它变成现实。

乔布斯时代的苹果对 Jony 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吧。从彩色的台式机,没有光驱的笔记本,一块无暇玻璃形态的手机,到第五大道上的玻璃盒子,外星母舰一样的新总部,四层楼高的巨大玻璃门,以及那个我们心心念念的圆形披萨盒。Jony 负责挥洒想法,Steve 负责把它们变成现实。

阅读全文

自由、正义、共情,人性与爱

这是中二病吗?某种程度上是吧,这就是我想要病入膏肓的那种中二病。相反,用「利己」的视角看一切,迫不及待地想要证明自己是「只看利弊的大人」,以居高临下的态度评价一切,是我永远不想患上的另一种中二病。

阅读全文

WWDC19:聚散离合

这的确是 10 年内最重要的一场 WWDC。苹果对整套产品生态进行了一次重构,iOS 和 watchOS 留在消费设备阵营,按照既定的路线稳步发展。Siri 也组建起了自己的「小队」,正酝酿下次的大更新。

iPadOS 与 macOS 则组成了新的生产力设备阵营,即将开启一个全新的时代。在那个未来里,有 Mac Pro 这样的 X86 性能怪兽,有 iPad 这样能博采 iOS 和 macOS 所长的移动设备,iPad 和 Mac 在融合之后,将迎来计算架构和交互方式的双重巨变。

软件、硬件和服务聚散离合,指向未来全新的苹果生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