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差点》播客序言:为什么要做播客?

这是一个「短的」、「五光十色的」、「震耳欲聋的」内容所主导的时代,抖音和微博塑造了新一代中国人对信息的反射机制。作为一种形式与载体,播客并没有什么生存空间,也不太可能在未来获得大发展。

但这不会是我和其他两位主播关心的问题。我们希望的是,通过这样一种新形态,将之前用视频和文字难以传达到的乐趣和价值,传递给有兴趣的朋友。

阅读全文

老罗的黄金甜甜圈

这是锤子科技在「做颠覆性计算设备」这条路上的终极生存死局。高价的背后,更是锤子在这个行业人微言轻的地位。如果不是这样一个 TNT Studio 的开发和物料成本高到离谱,老罗也不会拿出这样一个「自杀式定价」。这也让 TNT Studio 最终成为了老罗的「黄金甜甜圈」。

阅读全文

我的利器

最近跟朋友聊天,特别是两个新朋友,常常聊到工作流的话题,以及讨论到一些工具使用技巧。虽然我的工作流其实基本没有多少原创的部分,更多是受其他人的影响,最后发展到了今天的这么一个样子,但我觉得还是可以借用一下利器的格式,来写这么一篇,以免去很多重复的叙述。

阅读全文